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www.xfrs.cc

圣贤教育改变命运|感恩感谢|弘扬传统文化|弟子规|身心和谐|家庭和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西小院的癌症患者神奇治愈 怎样改变命运 圣贤教育和谐拯救危机系列,《弘扬中华文化,做有道德的人》 ——身心和谐 家庭和谐 社会和谐 太好了,震撼人心!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广泛传播,功德无量 幸福人生www.xfrs.cc|佛陀圣贤教育网666.80.hk

网易考拉推荐
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16集》第八十一句,【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】  

2017-02-21 18:09:13|  分类: 因果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16集》第八十一句,【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】  
http://player.youku.com/player.php/sid/XMjUyMjU1OTU0MA==/v.swf

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,大家好!今天我們研討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第八十一句,【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】請各位同學翻課本第六百九十頁,請看第二段:
  【滌陽王勤政。與鄰婦通好。有偕奔之約。而慮其夫追及。婦因計殺其夫。政聞大駭。即獨身逃至江山縣。相距七十里。自謂已遠。禍可脫也。飢入飯店。店主具二人食。政問其故。曰。向有披髮人隨汝入。非二人乎。政知怨鬼相隨。遂到官自首。男女俱伏法。】
  好,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滌陽』,根據我們所瞭解、查詢的資料,歷史上沒有「滌陽」這個地名,在中國沒有「滌陽」這個地名。這個「滌」應該是滁的筆誤,三點水,右邊是加減乘除的除,這個字唸除,那如果是滁陽就有這個地名。這一段的經文是從《安士全書·欲海回狂·卷一》裡面摘錄過來的。但是因為在中國的地名上沒有「滌陽」這個地名,所以應該是筆誤,所以可能是滁陽。滁陽就是在安徽省滁州,就是今天的安徽省滁州,以前古代的地名叫滁陽,這樣的可能性比較大。因為這裡面經文講,王勤政後來逃到『江山縣』,「江山縣」就在今天的浙江省江山市,浙江跟安徽就很接近了,那這個就有可能,所以應該是滁陽,就是今天的安徽滁州。
  再下來「江山縣」是今天的浙江省江山市。
  我們再看六百九十一頁,『向』就是剛才。
  『伏法』就是依法被處死刑,叫「伏法」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滁陽這個地方有一位王勤政,和鄰居的婦人私通,兩人約定好一起私奔,但因為怕她的丈夫追到,於是婦人就設計要殺害她的丈夫。王勤政聽了以後非常害怕,就立刻獨自逃到江山縣,在今天的浙江省江山市。這兩個地方相距有七十里,王勤政自己以為已經遠離了,禍害可以解除了。當他肚子餓的時候,進入飯店要用餐的時候,『店主』,店老闆,「店主」就是店老闆,準備兩人份的食物。王勤政就問店主說,為什麼這樣?為什麼準備兩份食物?只有我一個人進來啊。店主人就說了,剛才有一個披頭散髮的人跟在你後面進來啊,不是兩個人嗎?王勤政知道這個怨鬼已經跟隨他了,已經跟著他了,於是就到官府自首。這對男女兩人都被判死刑。
  這一段故事其實很簡單,就是講邪淫的故事,但是裡面就講到三世因果,講到靈性不滅,講到因果不空。我們凡夫就是有見惑,見惑第一個就是身見,這就身體的執著。第二個就是邊見,邊見分成兩種,一個叫斷見,一個叫常見。斷見是什麼呢?叫斷滅見。斷滅見就是說人死了以後,什麼都沒有。人死了,很多人都有這種想法,今朝有酒今朝醉,也不管因果,也不管輪迴,也不怕鬼神,也不怕地獄,當然也不怕法律啦,也不怕公安啦,也不怕警察。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,這是現在年輕人流行的術語。
  所以無惡不做,招搖撞騙,尤其像臺灣詐騙集團非常地多,甚至詐騙集團的機房,就是電腦機房,都設在遠在千里之外的非洲,肯亞啦,幾個非洲國家,還是被人家抓到,被中國公安人員全程押解到中國接受審判。甚至還設到中南美去,中南美這些國家。就是他們不怕因果,他們認為神不知,鬼不覺。像這種人就是什麼?大部分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屬於斷見,他們認為這個世間沒有因果,人死了就是死了,就沒有來生他世了,也沒有前世,這個叫斷見,叫斷滅之見。佛陀說,這叫邊見,這叫邪知邪見,是屬於見惑的一種。
  邊見,另外一個叫常見,常見就是人死了永遠當人。所以吃盡所有天下的動物,天上飛的,水中游的,陸上走的,陸上爬的,全吃。除了人肉不敢吃以外,其他全部吃。他就是什麼?他認為人死了永遠當人,這叫做常見。所以常見很重的人,他就敢造殺業,殺蛇啦、殺穿山甲啦、殺猴子啦,取猴腦來吃啦。甚至我看電視報導,中國還有人敢吃什麼?吃老鼠剛生出來那個老鼠肉。哎喲,那真的很可怕,還吃活的,活的那個小老鼠剛出生來,咕嚕,就吞下去啦,哎呀,那太可怕啦。要不然就是以前有聽說吃猴腦,用榔頭把猴子的頭部就敲破了,吃猴腦。這叫什麼?常見的禍害,斷見跟常見,這兩個是邊見。
  第三個,見惑的第三個叫邪見,不相信因果,不相信輪迴。第四個,見取見。第五個,戒禁取見。這五種是屬於見惑。所以有斷見、有常見,就是殺盜淫妄他都不怕啦,他就敢做了。而且最重要的是什麼?他們不相信因果報應。其實因果報應,老法師說,不是佛創設的,不是佛家的專有名詞,因果你不相信它也存在,你相信它也存在。在《玉曆寶鈔》裡面,我們講過,觀世音菩薩說,因果兩個字,哪怕是諸佛菩薩再來,都不能違背因果。所以老法師講因果五大原則,善惡不同時,因小果大,因果不空,善惡不能相抵,善跟惡是不能相抵的,還有因果通三世。這五大原則我們要記起來。我幾年來講因果的結論跟心得,我的體會是靈性殺不死,因果不空,還有因果通三世,然後自作自受,不作不受。
  所以因果它是真理,我們看安世高大師來中國兩次還命債。佛陀自己示現給你看,他們釋迦族被滅掉,被琉璃太子滅掉。佛陀因為在無量劫以前,他們家族的人是漁村的漁民,把池裡面,水池裡面的魚全部捕光了。佛陀只在魚王的頭部敲三下。佛陀這一世想到這個事情,頭就痛三次,佛陀想到這個事情,頭就痛。佛陀在這一世的時候,率領五百弟子去應供,也有三個月的馬麥之報,這個都告訴你因果不空,連佛來都不例外。所以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。
  那這個故事,故事雖然短,但它很有啟發的意義。如果你想到這個故事,我待會兒要講這個故事,你動個惡念都不敢動,你動個淫念都不敢動。所以這一段的故事,我們剛才這樣講完。這個王勤政他逃到江山市了,他逃到江山縣,他以為沒事了。所以因果這東西,業力就是什麼?「萬般將不去,唯有業隨身。」哪怕是你逃到山邊海角,都一樣跟你追到。所以王勤政以為沒有事了,結果肚子餓了到飯店去點餐。老闆看到兩個人,後面跟了一個披頭散髮的,就是這個王勤政的鄰居的婦人的先生,被他太太害死了,被他妻子害死了,變成冤魂、變成厲鬼,要來討命的。
  所以我在講,「明因果,解業力,幸福圓滿人生」裡面,我也講到這個故事。我們桃園縣有個賣地板的商人,他因為裝潢費八百多萬沒有給、沒有還。對方裝潢的商人不甘願,就把這個債務交給討債集團。討債集團就把這個地板商人押到桃園龍潭,把他頭部套塑膠套,雙手反綁,用棒球棒把他活活打死。然後屍體把他丟在桃園縣跟新北市,以前的臺北縣的交界處,樟腦寮山區。那這個地板商人的車子,把它丟在宜蘭縣南方澳的漁港水中,把它湮滅證據。
  最後這個討債集團的主謀,陳姓的主謀,他的十七歲的未婚妻住在宜蘭縣羅東。到警察局去問筆錄的時候,跟警察講,因為她有陰陽眼,她說,那個地板商人就站在她旁邊,看她問筆錄。所以那個地板商人在桃園被討債集團打死的時候,打死的第二天,他的魂魄就到宜蘭去找陳姓主謀的太太說,妳先生帶人把我打死,我要報仇,這幫匪徒不到我的靈前下跪懺悔,我絕對不饒過妳們。陳姓主謀的太太懷孕八個月了,她本身有氣喘病,他就讓她每天都氣喘。所以陳姓主謀跟他未婚妻,每天晚上都睡不著,叫道士作法都沒有用,掛香火袋也沒有用。
  所以這個故事我就講,我剛才講桃園這個商人,地板商人是現代的故事,那以前就有了。這個故事給我一個啟發,就是說,因果不空業隨身。那我的題目,這故事公案的題目叫什麼呢?冤魂伴兇嫌,這是出自在哪裡呢?出自在我們清朝很有名的一位達官貴人,他叫紀曉嵐,他寫了一本因果的書,非常地暢銷,叫《閱微草堂筆記》。我很喜歡看《閱微草堂筆記》,真的很喜歡看。他確實寫得很好,而且記載得很清楚,有時間、有地點、有人物,他很用心去整理,是一本很好的因果報應錄。高雄淨宗學會他們發大心,把它整理白話本、白話文出來,非常難得,功德無量。因為紀曉嵐他學問很好,他是一個當官的,當大官的一個讀書人,所以他是用文言文寫的,他的文筆非常好。那現在的人文言文的底子,大家都比較不行了,比較差,會看不懂。所以臺灣高雄淨宗學會就發心把它翻譯成白話,難得。
  這個故事發生在清朝乾隆庚午年間,那時候發生國庫被偷盜,很多珍貴的珍奇異物都遺失了。那麼官方就開始把看守國庫的這些人,他們那個時候這些官吏,他的名詞叫做什麼?叫「苑戶」。「苑」是草字頭,草字頭那個「苑」,「戶」就是戶頭的戶。「苑戶」就是那個時候管國庫的這些人的名稱,他的官職的名稱。那當時官方就把這些管國庫的「苑戶」,這些官員,就把他一一地,一個一個提來審問、訊問。其中有一個叫常明的苑戶,這位官員,他在接受審問的時候,突然間變了聲音了,他被一個冤親債主,就是冤鬼附他的身了。
  這個我在講因果故事的時候,我有提到我小時候,就是我二舅媽她是原住民,她在我外祖母家,夏天的時候曬稻穀,在庭院曬稻穀,結果中暑死掉了。死掉以後,褲子裡面都是大便跟糞尿,她死後頭七,就附在我三舅媽身上。我三舅媽姓蕭,不會講原住民的話。我們臺灣原住民,我們一般稱呼他們叫,俗話講叫高山族,但是現在為了表示尊重,我們都講原住民。那我三舅媽就坐在床鋪上,因為我二舅媽生前跟我爸爸感情很好,所以這個事情叫我爸爸去溝通。她交代幾件事情,小孩子還很小,她褲子裡面都是大便,因為她最後一念是很執著的,執著她什麼?她褲子裡面都是糞便。另外交代我二舅不能夠再娶、再續絃,就不能再娶太太。所以我二舅已經往生了,到往生前都沒有再娶太太。
  所以這個是我親眼看到的,就是我三舅媽變成我二舅媽的聲音。我那時候,小時候就對這個很有興趣,很好奇說,那我三舅媽的靈魂到哪兒去了呢?所以我很調皮,我小時候還去問我三舅媽,第二天去問三舅媽說,妳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啊?我不敢跟她講說,她被二舅媽附體。我說,妳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?她說,睡得很好啊。我就不敢再講下去了,我不敢講說,妳被二舅媽附體。
  所以這告訴我們什麼?告訴我們這一念神識、靈性、靈魂很不可思議。迷的時候叫靈魂,悟的時候叫靈性。佛家不講靈魂,佛家講神識。那是一般民間的說法,道家的說法叫靈魂,三魂七魄。佛法上,佛家講神識,講阿賴耶識。阿賴耶識迷了自性以後的身口意的紀錄,累積的種子,叫做阿賴耶識,叫神識。李炳南老師說,「去後來先作主公」,那是講阿賴耶識,講第八識。人還沒有來投胎,靈魂已經先到旁邊等了。那人往生的時候,最後走的,也是那個第八識,阿賴耶識,這叫「去後來先作主公」。「去後」就是離開以後,「來先」就是要來投胎轉世了,「作主公」,誰在當家作主。現在是業隨身,是靈魂在作主,悟了以後自性作主。
  所以常明這位官員,突然間變了聲音了,變成一個小孩子的聲音。這個冤魂是小孩子的話,那祂變出來的聲音就是小孩子的聲音。那當然又講回來,如果被附體的聲音是變成女眾的聲音,那這個冤鬼就是女眾。那常明這個官員,他突然間在被審問的時候,祂變出來的聲音是一個小女生的聲音,而且祂都知道喔,這鬼道眾生都有報通喔。祂透過常明的嘴巴說什麼呢?祂說,遺失的東西不是常明偷的,你看祂鬼都知道,鬼都知道誰偷的,你往哪邊逃?祂說,不是常明偷的。
  所以你講到這裡,就覺得很可怕了。印光大師說,幽冥世界、地獄不需要那麼多官員,不需要那麼多公文。我們以前在講座裡面有講過,印光大師說,它是同步的。它用什麼?它用我們的阿賴耶識,就是地獄裡面的孽鏡臺。那個孽鏡臺是什麼?就是我們的心鏡,我們的心一照,所有的善惡業都照出來。所以我們以前在講《感應篇彙編》的時候就講過,地藏王菩薩的明珠,那個明珠表示我們的自性,我們迷了以後,明珠蒙塵,上面有灰塵就變成罪珠,造作罪業的明珠。地藏菩薩講說,我們的心鏡,我們本來的心地,就是變成孽鏡了,變成孽鏡臺了。所以我們造作罪業,跟地獄那邊是同步的,可怕就可怕在這裡。
  我們以前有講過一個蕅益大師《見聞錄》的公案。一個湖北生員,他晚上會在陰間做判官。有一次他去做判官的時候,他看到陰間的那個簿冊上,有記載他太太打死一隻雞。後來他就把它摺痕以後,幾斤幾兩的重,他都記錄下來,那上面都記錄下來。後來他醒過來問他太太,有沒有打死一隻雞?他太太本來否認。後來他跟她講說,他在陰間看到紀錄,他太太才承認。一磅一秤,真的是幾斤幾兩,「連毛一斤十二兩」。後來去賠鄰居那一隻雞,是因為鄰居的雞跑過來,他太太把牠打死了。死雞還躺在庭院裡面,還沒有處理,那陰間已經知道了,就是跟這裡講的一樣。
  祂說,遺失的東西不是常明偷的,可是殺人的事情卻是他做的。你看常明殺死一個人,神不知鬼不覺,他以為都沒有人知道。這個冤鬼講出來的,這個小孩子的冤鬼講出來。祂說,我就是被害人的靈魂。審判的官員為這個突如其來的景象嚇了一跳,詫異不已,為求謹慎,覺得這個案子茲事體大,趕緊將案情轉報刑部來處理。「刑部」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更上一層的,比如說高等法院、最高法院。以前的「刑部」就像我們現在講的法務部,司法部。
  那個時候紀曉嵐的父親正好是在刑部,官當到江蘇司郎中。紀曉嵐的父親,跟余文儀先生等人共同審理此案。當他們將常明提來問話的時候,常明以被害人靈魂的口吻說,我的名字叫二格,今年十四歲,家住海淀。幾歲、住在哪裡都講出來了。我的父親叫李星望,去年元宵節,因為祂去年被害死的,等於說一年以後就來報仇了。祂說,去年元宵節的時候,常明帶我去看花燈,回來的路上,他趁著夜深無人的時候,企圖來調戲我,我奮力抵抗,並且警告他說,回去一定要告訴我父親。常明一聽之下非常生氣,就用腰帶把祂勒死。小女生這個冤魂就說了,用腰帶將我勒死,並且將我的屍體掩埋在河堤底下。
  在我失蹤之後,父親懷疑是常明將我藏匿起來,於是就到巡城衙門去告狀。後來案子發送到刑部來審理,刑部的堂官,堂官就是法官,竟然說查無實證。這個地方講到這裡,就要給擔任法官、檢察官的人特別要注意,舉頭三尺有神明。臺灣話講,人在做,天在看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。不能怎麼樣?不能像臺灣古代的俗語講的,有錢判生,無錢判死,那你就慘了,這裡就跟你講這麼清楚。祂說,堂官竟然說查無實證,要以重新追查涉案人為理由,擱置整個案子。所以這些鬼神都知道,這些冤案的人都知道。
  從那天起我的冤魂就一直跟著常明的身後,但只能跟他保持四、五尺的距離,跟在後面。起初我就覺得他像一團火球似的,為什麼?這個火就是什麼意思呢?他陽氣很旺。因為人有陽氣嘛,人死掉以後就沒有陽氣了,所以陰氣特別重。我們所謂的陰間、陰間。所以凡是到陰間,或是你碰到陰間的鬼魂,你都會覺得好像冷冷地,就是這個道理。所以祂說,這位小女生,這位小冤魂就說,祂起初覺得他像一團火球。這個用我們現在的術語就是什麼?你運氣正在旺的時候,那個能量很強,你的陽氣特別重,所以祂沒辦法靠近,很難接近。
  後來他身上的熱量逐漸消失,這六個字很重要,熱量逐漸消失。我的體會是什麼呢?福報快用完了,壽命快到啦。就是我們《太上感應篇》裡面講的,「天地有司過之神,依人所犯輕重,以奪人算。算減則貧耗,多逢憂患,人皆惡之,刑禍隨之,吉慶避之,惡星災之。算盡則死。」這就是什麼?「惡星災之。」我們臺灣講那個小偷被抓到,叫賊星該敗,這就「惡星災之」的意思,賊星該敗。所以福報快用完了,陽壽快盡了,能量就逐漸轉弱,用現在的用語叫什麼?氣衰了。所以老和尚說,這些冤親債主什麼時候來報仇?你氣衰的時候,你臨命終的時候,祂就來了,氣衰。所以這位小女生,這個冤鬼,祂就發現這位常明身上的熱量逐漸消失,祂就一尺一尺地靠過來,一直到今天,能夠完全附在他身上。這個就是中國大陸常常講的附體,就這樣來的。
  二格就接著說了,祂說,當初我父親前來告狀的時候,我的冤魂就悄悄地跟在他身邊。後來案子交給刑部來審理,我很清楚的記得,受理此案的部門是廣西司,你看祂都知道。那換句話說,你承辦的是哪個法官祂也曉得,這是給我們一個很大的警訊。從事審判工作的,不管是警察人員、法官,一定要記得,舉頭三尺有神明。在落筆的時候,絕對不能夠造偽造的筆錄,不能錯用不當的法條,不能夠造成冤獄,不能錯判、冤枉好人,不能錯判案子的當事人、被告乃至於原告。
  後來堂官就根據二格所提供的日期,果然在廣西司找到該項資料,該項案件的卷宗,這個就很神奇了。同時又詢問了有關掩埋屍體的正確位置。二格的冤魂指出,祂就透過常明的嘴巴說出來,就在河堤旁的第幾棵楊柳樹下。以前的辦案人員叫捕快,就根據線索,果然挖掘出來二格尚未完全腐化的屍體。當李星望,祂的父親,當這個小女生的父親李星望被傳來認屍的時候,他一見二格的屍首,隨即放聲大哭的說,這確實是我苦命的孩子啊。
  雖然說整個案子相當的離奇,但是經過不斷的驗證之後,整個情節確實如二格靈魂所陳述的一樣。在審訊常明的時候,只要堂官叫喚常明,常明就會如大夢初醒,好像突然間回魂,用自己的身分來回答。但只要堂官喚二格的名字,常明的身體便會傳出二格的聲音。就這樣經過數次的交叉詢問與對質之後,常明終於俯首認罪。那這個案子水落石出以後,這堂官也很有人情味,他特別為了撫慰二格跟祂父親之間的思念,這些堂官們也利用時間,讓李星望跟他女兒二格,父女在大堂上交談。而他們之間的對話,全部圍繞在家中的生活點滴。哎呀,爸爸你最近好不好啊?爸爸就問,女兒妳現在過得好不好啊?聽起來很悲傷。
  所以人在的時候,要好好保握因緣,要互相修忍讓、禮讓、謙讓,有緣才能當眷屬。老法師說,報恩、報怨、討債、還債,不管是報恩也好、報怨也好。報恩,我們更應當珍惜。報怨,我們以德化怨,用德行來感召,用愛心、用付出、用無怨無悔來化解這些怨氣。用佛法、用智慧,用拜佛懺悔、用念佛來迴向,把你家中的眷屬這個怨氣能夠化解掉。子女是討債、還債,無債不來。夫妻是緣,有報恩、報怨,無緣不聚。
  那子女是討債、還債,哪怕是討債,只要你能夠覺悟,發菩提心。就像我到普陀山去朝聖的時候,我在寧海見到王居士,他因為賭博輸了百萬的人民幣,害死他非常賢慧的妻子,害她自殺。他最後聽老法師的講經,痛下決心誦《無量壽經》,十五年來,誦了將近《無量壽經》兩萬部。到第八年的時候,他身上胃的腫瘤就消失掉,他有拿檢驗報告給我看,我還用相機把它拍下來,確實那個腫瘤不見了。他到現在誦《無量壽經》已經兩萬部,十五年了。他現在不用聽淨空法師講經了,他完全明白道理了。他現在在看江味農居士的《金剛經講義》,還有黃念祖老居士的《無量壽經》註解。
  他上一次分享他領悟的心得,我非常地讚歎他。他就跟我親口講,他誦了十五年,兩萬部的《無量壽經》,終於改變他的業力。因為他跟阿彌陀佛發一個願,他今生如果不求生極樂世界,他永墮阿鼻地獄,他發這個願。所以他的兒子本來是討債的,現在也是變成菩薩道侶,法親眷屬,也學佛了。這就是這裡講,你不要等到像李星望跟二格父女在那邊交談,現在最近過得好不好啦?那都來不及了。
  後來堂官總結此案,由於證據確鑿,在回報上司之後,很快便判決下來。結論是兇嫌常明泯滅人性,罪無可赦,依律論斬,就是判死刑。他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他把二格這個小女生埋在河堤底下,沒有一個人知道。但是你知、我知、天知、地知,還有鬼神知,還有亡魂知道。你逃得了一時,你逃不了一世。你逃得了今生今世,你逃不了來生他世,一定可以找得到你。所以老法師說,因果如果從三世來看,很公平,沒有誰吃得了虧,也沒有誰佔得了便宜。
  判決的那一天,二格顯得非常地高興,為什麼?因為祂的冤屈終於可以化解了,法律還給祂公道了,惡人繩之以法。但是這個只是花報而已,不是這樣就化解掉。果報,這個常明果報在地獄。他花報是問斬,是被砍頭,但是果報在地獄,來生他世再到人間來,他還要短命,還有多病,還要還命債。所以二格在判決那一天,祂非常地高興,因為祂在生前的時候,這個小女生很孝順,都幫祂的父親賣糕餅。於是祂在欣喜之餘,透過常明的身體再次高喊著祂特殊的叫賣聲,賣糕餅喔,賣糕餅喔,祂特殊的那個叫賣聲,聽起來也是讓人家鼻酸啊,很心酸啊。
  所以「人身難得今已得,佛法難聞今已聞」,若不向今生度此身,更待何時度此身。你聽到二格這個小女生,在祂的阿賴耶識裡面,已經死掉一年了,祂還可以清清楚楚地記得,祂生前幫祂爸爸賣糕餅的叫賣聲,聽起來是很可憐。祂最後跟祂爸爸告別的時候,就用常明的身體唱出祂幫爸爸賣糕餅,那種叫賣糕餅的叫賣聲。李星望,祂的父親李星望聽了以後,老淚縱橫的說,那一年多來,未曾聽到我女兒這樣熟悉的叫賣聲,簡直跟生前一模一樣。欸,常明是男生,男生的身體,二格透過他的身體發出來的聲音是什麼?二格原來靈魂的聲音。
  證明我們講因果說,靈性不滅,靈性殺不死。你從這個地方就可以知道說,悟了以後,證得不生不滅的自性。佛講的沒有錯,六祖大師說的沒有錯,本自清淨,何期自性,本自清淨;何期自性,本自具足;何期自性,本不生滅;何期自性,本無動搖。我們瞭解自性沒有生死,相有來去,自性沒有來去,自性沒有生死。生死只是一個緣起緣滅,一期因緣的結束,在佛法上講叫分段生死,一段一段的這樣生死。這一段當人,下一段當狗,再下一段當鬼,一段一段的生命,叫分段生死。所以李星望,他李父隨即問二格說了,兒啊,今後妳要往哪裡去啊?這句話聽起來更讓人家悲傷,父親畢竟是父親,雖然是死了,冥陽兩隔,還是掛慮女兒要往哪邊去啊。
  所以只要你能往生極樂世界,一切都了了。只要能往生極樂世界,你就可以超度你累世的冤親債主、累世父母、歷代祖先,統統蒙佛接引,往生極樂世界。你才有本事倒駕慈航救他們、度他們。你不往生極樂世界,都怎麼樣?各自流轉生死。佛陀說的,我們宿世以來,我們所流過的淚像海水那麼深,我們所燒過的屍體的骨灰,像須彌山那麼高。所以我們哪一世裡面,不是都做人家的父母,做人家的子女?所以佛陀為什麼告訴阿難說,佛陀經過一個路邊看到一堆枯骨,佛陀跟它頂禮。阿難說,佛陀你為什麼跟枯骨,這一堆白骨頂禮呢?他說,他累世曾經做過我的父母。所以佛陀再告訴阿難尊者,再告訴目犍連尊者,要超度祖先一定要寫七世父母。為什麼寫七世父母?七世就是佛法裡面的表法,七代表無量,無量世以來,我們的祖先都無量無邊。
  所以我們老法師提倡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祭祖大典,這個在祭祀我們的歷代祖先,事實上其中也有我們的祖先。當你到佛的境界的時候,所有的眾生都是你的父母,所有眾生都是你的子女。你到佛這個境界的時候,就不分別、不夾雜、不間斷,就沒有分別了,就是平等法界了,就入不二法門了。所以祂父親就很關心祂說,我兒,妳今後要往哪裡去啊?那個二格祂也不知道啊,祂是一個凡夫,祂怎麼說呢?二格回答,我也不知道,總之就是向前走。為什麼?隨業流轉啦。很可憐啦,祂就是要去排隊,等投胎轉世,要有做人的資格要持五戒十善,你來當人還要有福報啊。
  所以《玉曆寶鈔》裡面講,在江逸子老師畫的《因果圖鑑》,「地獄變相圖」裡面有講,人要來投胎,佛陀說,要得人身如爪上土,指甲裡面的泥土,失人身如大地土。所以要得人身就像什麼?像大海裡面的盲龜遇浮木。一隻眼睛瞎掉的烏龜,牠剛好可以從海裡面浮出來,剛好有一棵浮木,中間有一個洞,牠剛好穿進去,這是得人身之難。那有些人就說,沒有啊,現在人口七十幾億啊,沒有錯。你怎麼曉得有些不是地獄道來的呢?有些不是畜生道來轉世的呢?有些不是天道來的呢?六道是互相輪迴,循環不已。佛陀在《楞嚴經》裡面講,「人死為羊,羊死為人。」佛陀就跟你講,羊也會來當人。
  當二格把話說完以後,旁邊眾人就再對常明叫喚二格的名字,再也聽不到屬於二格的聲音的回話了。為什麼?二格已經離開了。祂這個案子,祂已經報仇了,祂讓惡人繩之以法,祂心怨,祂心中的怨氣已經化解了,祂就去閻王那邊報到了。準備什麼?準備聽候閻王的審判以後,最後祂去投生到祂該去的地方。就是《無量壽經》裡面講的「轉生受身,改形易道」,或者到人道來。
  所以這一段雖然是一個,短短的一個因果故事,也跟這一篇,「滌陽王勤政」這個故事,幾乎是不謀而合。所以我們要好好地學習《感應篇彙編》,裡面它有很多很有智慧的法語。比如說在前面,《感應篇彙編》前面,宋朝顏丙寫的,《普勸修行文》裡面講的,我們要保握這個生命,「一旦命根絕處,四大風刀割時,外則腳手牽抽,內則肝腸痛裂。」所以死了以後,「死者不免神識奔馳」,就是剛才講的,二格講的,祂父親問祂要去哪裡,祂說,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一直往前走,就這裡講的「死者不免神識奔馳」。「前途不見光明」,二格就不知道祂往哪邊走,祂說,反正繼續往前走就是了,繼續往前走。
  所以《感應篇》跟你講這樣,顏丙跟你說,「前途不見光明,舉眼全無伴侶」,沒有看到一個熟人。「過奈何岸」,要過奈何橋,「見之無不悲傷;入鬼門關,到者盡皆悽慘。世上才經七日,陰間押見十王」。世間才過七天,陰間已經被收押去見十殿閻王。曹官抱案沒人情,「獄卒持叉無笑面」。「曹官」就是陰間的判官,都不講人情的,那些夜叉都沒有笑容。「在日造惡者」,在人間造惡的,「押入湯塗、火塗、刀塗」,就是三途。「入寒冰則皮膚凍裂。身碎業風吹再活,命終羅剎喝重生。」死了以後又跟你叫活,活了以後再跟你弄死,弄死以後又再叫活,「命終羅剎喝重生」。以前,「昔時耍俏紅顏,翻成灰燼;今日荒涼白骨,變作泥堆。」妳在世的時候,妳說妳多漂亮,妳絕色美人,這叫「耍俏紅顏」。一會兒之間就變成灰燼了,「翻成灰燼」了,變成「荒涼白骨」一堆,變成一個泥堆一樣。
  所以有福會造業,三世怨,今世修福,來世得福報,造業,第三世就墮三惡道。我們臺北最近鬧了一件沸沸揚揚的刑事案件,命案。在臺北東區一間很有名的一個英文字的,我不好意思講它的飯店名稱,一個英文字母,很有名的世界級的觀光旅館,在我們臺北東區這個飯店。我們臺北有一位有錢的富二代,新聞把他稱叫土豪哥,他家很有錢叫土豪。他爸爸很有錢嘛,搞企業的,賺很多錢給他揮霍,坐勞斯萊斯的,娶校花。
  結果呼朋引伴,找那個傳播妹,我們臺北叫傳播妹,就是坐檯小姐,傳播妹,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取名叫傳播妹?是傳播是非呢?還是傳播淫蕩的事情呢?還是傳播淫風?我們也搞不清楚,怎麼有這種名字叫傳播妹?坐檯小姐就是了。這位土豪哥就找他幾個好兄弟,上酒店狂歡,然後到這一家飯店,連包三天的飯店,裡面在開party,什麼party?毒趴,吸毒的party,咖啡裡面全部都是毒品。結果這個年紀小小的模特兒,叫小模,這個模特兒,吸毒品吸到死掉,成為臺北市最近這幾天的重大新聞。這是這裡講的,「耍俏紅顏」,妳多漂亮,「翻成灰燼」,一堆白骨。所以要好好覺悟。
  「從前恩愛,到此成空;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?」以前是英雄,當部長、當總統,現在安在呢?如今安在。我們臺北市有一個前朝的某一位部長,管金融的,在我們臺北某一個大飯店飲酒作樂,突然間心臟暴斃死在餐廳裡面,死在這個大飯店裡面。這叫「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?」利比亞的格達費,伊拉克的海珊,被炸死在馬路上。「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?淚雨灑時空寂寂,悲風動處冷颼颼。夜闌而鬼哭神號,歲久則鴉餐雀啄。荒草畔漫留碑石,綠楊中空掛紙錢。下梢頭難免如斯」,就是到最後的歸處,就是墳墓留下那個碑石,「荒草畔漫」。
  你到極樂世界是黃金鋪地,七重羅網,七重欄楯,是七寶池,八功德水,阿彌陀佛在那邊法音宣流說法,阿彌陀佛在那邊給你講《無量壽經》。你為什麼不找這個地方呢?為什麼到這個地方,「荒草畔漫留碑石,綠楊中空掛紙錢。」人家去給你掃墓,燒一點紙錢給你,飄啊,飄啊,飄在那個楊柳樹上面,叫「綠楊中空掛紙錢」。「到這裡怎生不醒?大家具眼,休更埋頭。翻身跳出迷津,彈指裂開愛網。休向鬼窟裡作活計,要知肉團上有真人。是男是女總堪修」,後面這一段非常地好。
  聽到剛才二格的哭聲,二格在叫賣的,祂爸爸,以前生前祂幫他叫賣糕餅的聲音。他爸爸問祂,妳今後往哪邊走?祂說,我也不知道,只是一直往前走就是了,希望我們都不要走到那一步。能夠做到這裡講的,怎麼不趕快醒過來呢?大家要張開你的智慧眼啦,要埋頭苦幹啦,要跳出這個「迷津」啦,這個迷人陣啦,這個世間就是迷人陣啦,會讓你迷惑顛倒。不管是錢關、美人關,都搞得你沒辦法走出迷魂陣。
  「彈指裂開愛網」,剎那之間把愛網割掉、切斷,「彈指裂開愛網」。「休向鬼窟裡作活計」,不要往鬼道裡面鑽,沒有人叫你去,是你自己要去的。要知道這個身體裡面住了一個常住真心,這一念心就是真人。他是真佛,現在迷了,老和尚說變成糊塗佛,可是佛從來沒有離開你。但是你迷了以後,你變成糊塗佛。佛跟你到哪兒?佛跟你到地獄,佛跟你到鬼道。哪一天你醒過來了,你的佛性就現前,你覺悟了,你就凡夫成佛,煩惱就成菩提,迷惑顛倒眾生就變成真人了。真人是什麼?一真法界的菩薩叫真人。所以「是男是女總堪修」,男的女的都可以修。
  好,這一段我們就講到這裡。接下來,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明嘉靖間。宜興染坊孀婦陳氏。有容色。一木客見而悅之。借染屢過其家。誘餌百端。知不能從。以數木擲其家。明日以盜聞於官。又賄胥隸繫累窘辱。以冀其從。婦日夜哀禱於玄壇。曰。我家虔祀神最久。獨不能為我佑乎。是夜夢神語曰。已命黑虎矣。木客聞之。猶罵癡婦。不數日。木客與六七人入山販木。虎從林出。隔越數人。銜其頭而去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嘉靖』是明朝明世宗的年號,他在位四十五年。
  再來『宜興』,在今天江蘇省宜興市。
  『染坊』就是給布跟帛跟衣物染色的作坊,古時候染布帛的店鋪叫「染坊」。
  『聞於官』,「聞」就是向官府報案。
  『胥隸』就是封建官府中的小吏跟差役。
  『繫累』就是拘囚、囚禁。
  『窘辱』就是困迫凌辱。
  『冀』就是企圖,非分的謀求。
  『玄壇』就是道觀,它這個道觀是玄天上帝的道觀。
  『隔越』就是超越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明世宗嘉靖年間,在宜興這個地方,有一位經營染坊的遺孀陳氏,就是寡婦陳氏,長得有些姿色。有一位販售木材的商人看到了,非常喜歡她,經常藉染布的機會到她家來,多方設法誘惑她。後來知道她不順從,就將幾支木材投到她家中,隔日就到官府告發她竊盜。又賄賂官吏將她囚禁起來,用盡辦法來侮辱她,希望她能夠順從。婦人就在晚上向玄天上帝哀號禱告說,我家虔誠的祭祀神明很久了,在這個時候難道不能保護我嗎?當天晚上就夢見神明告訴她說了,已經命令黑虎了,就是已經派黑虎這個鬼神來了,這隻老虎來了。販木材的這個人聽到此事以後,還罵她說是一個癡婦。不到幾天,販賣木材這個人跟六、七個人一同上山要買木材,忽然老虎從森林中跑出來,越過幾個人,將販賣木材的人頭銜走了。
  好,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江寧庠生郭某。己卯入場。未放榜時。對門楊生謂曰。我近為陰府判官。知君該中五十七名。為汝某月某日。江北收租。與一田婦苟合於星月之下。又汝家一婢為汝收用。而受氣不得其死。屢來赴告。我苦勸之。彼婦拂鬱難解。以此除君名矣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江寧』,在今天江蘇省南京市中部,長江南岸,現在的南京市江寧區。
  『庠生』是科舉時代稱府、州、縣學的生員,明清時為秀才的別稱。
  『入場』就是進入考場。
  『判官』,冥司中閻王屬下掌管生死簿的官。
  『收用』,古時候主人收納婢女為偏房,這叫「收用」。
  『不得其死』,不得善終。
  『拂鬱』就是鬱悶,心情不舒暢,鬱悶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江寧地方有一位生員郭某,己卯年參加考試。在還未放榜的時候,對門有一位楊生對他說了,我最近當陰府的判官,知道你應該考中第五十七名。因為你在某月某日的時候,到江北去收租,有一天晚上在郊野,和一位鄰村的婦人私通。又你家有一位下女被你「收用」,就收為偏房。因受你的氣,不得好死,經常前來冥府告狀,我苦勸祂,祂心中憤鬱難解,因此而將你的功名消除。
  好,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張寶知成都。有華陽李尉妻。美冠蜀中。寶欲私之。徧託尼姑妳子。密諭此意。久之妻亦有心。而李尉適以贓敗。寶因劾奏。送獄根勘。竄嶺外。死於路。寶厚賂尉母。強而取之。歡樂不捨。無何。婦病恍惚。見李尉在旁。臨終語寶曰。妾感君恩。不敢不報。尉已訴於天。旦夕取君。若深居未必得便。苟後輕出。必為所執。言訖而死。未幾。寶亦得病。因誌婦言。防範甚嚴。足不敢出戶。一日暮坐。遙見堂下竹間。有一紅袖輕招。恍謂尉妻。疾趨急赴。乃尉也。執而痛毆且罵曰。你這賊子。非紅袖招搖。汝肯來乎。良久。鼻出血。與家人言其故而死。】
  這魂被鬼抓走了。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知』就是主持、執掌。
  『華陽』,華陽縣跟成都縣同為成都府治。
  『妳子』就是乳母,就是我們俗話講奶媽。
  『密諭』,祕密的諭知,祕密的告知。
  『以贓敗』,「贓」就是貪汙受賄,「敗」就是敗露。
  『根勘』,徹底查究。
  『竄嶺外』,「竄」就是放逐、驅逐,「嶺外」就是嶺南。唐代指今天的廣東、廣西、海南,這三省及越南北部地區為嶺南。就是六祖大師在《壇經》裡面講「獦獠」,因為六祖大師是廣東南海人,所以他說他來自嶺南。那當時跟五祖弘忍大師在對話,他說,你這個獦獠也可以作佛嗎?「獦獠」就是現在講的廣東、廣西、海南,這在「嶺外」。
  『取』就是娶妻。
  『旦夕』就早晚。
  『深居』就是不要跟外界接觸。
  『誌』就是記得、記憶。
  『紅袖』,女子的紅袖衣服,一般都是指美女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張寶在成都當知縣的時候,有華陽李尉的妻子,在四川地區最為美豔。張寶想要與她私通,到處請託尼姑、奶媽。為什麼會找尼姑?這我們就不知道,出家人怎麼會管俗事呢?到處請託尼姑。這個民間可以講尼姑,我們學佛人不能講尼姑,我們要講比丘尼或講僧人,尼姑就比較通俗在講,俗人在說了。到處請託尼姑、奶媽,暗中轉告他心中的想法。久而久之,李妻也有私通的意思。剛好李尉因貪贓枉法被舉發,張寶就向皇上彈劾他,並把他監禁起來,徹底查辦,後來將他流竄到嶺外,死於途中。
  張寶以厚禮賄賂李尉的母親,強行娶走李妻,兩人如魚得水,歡樂不已。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,李妻生病精神恍惚,就是她的前夫,李尉的冤魂已經到了啦。冤魂到以後,李尉的妻子當然會四大不調,福報用盡了,那業障就會現前了,俗話講死期就到了,死期已至了。所以李妻生病的時候精神恍惚,看到李尉站在身旁。你看冤親債主已經來了,冤魂已經到了。臨終的時候告訴張寶說了,我深深感謝你對我的恩情,不敢不將實情告訴你,李尉已經上訴上天了,已經投訴上天了,早晚要取走你的性命了,說完就死了。
  過了沒多久,張寶也生病了,因而想起李婦所說的話,防範非常嚴密,一步也不敢外出。有一天傍晚在家裡閒坐的時候,遠遠地看到堂下竹林中,有一位穿紅袖衣服的女人,輕輕地向他招手,招呼他。張寶在恍惚之間,以為是李尉的太太,趕緊前往一看,原來是李尉。李尉將他捉住並痛打他,臭罵他說,你這賊子,如果不是化成紅袖美女,你怎麼肯來呢?你怎麼肯前來呢?過了一些時候,鼻子就出血,跟家人說明此事的原因以後,就死掉了。
  再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唐嚴武。少與一軍使鄰。誘其女俱遁。軍使詣闕進狀。詔出收捕。武懼罪。殺女沈水。以無獲倖免。及在蜀得病。見女子在前責曰。從君固是失行。然妾實無負於君。君縱懼罪。曷不舍我而去。乃至見殺。真忍人也。我已訴於陰曹。期在明日。武慚懼請命。黎明果卒。嗟乎。此時節度威權。一毫使不得矣。今人動要尋死。豈知一死之後。恩變為仇。怨怨不已乎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嚴武』,他是唐代的將領,嚴挺的兒子,他是華州華陰人,今天的陝西省。他擔任東川節度使、成都尹、劍南節度使。他在廣德二年破吐蕃七萬餘眾,他擔任加檢校吏部尚書,封鄭國公。他在四川多年,但是他「恣行猛政」,就是他的施政非常地嚴苛。他「窮奢極侈」,就非常地奢侈。「賞賜無度」,他賞賜下屬沒有節制,「賞賜無度」,吐蕃不敢犯境。李白寫的那個「蜀道難」,就是在諷刺嚴武,他最後是在劍南節度使,後來病卒,死掉了,年紀大概四十幾歲。這是「嚴武」。
  『軍使』,掌軍中的賞功罪罰。
  『遁』就是逃跑、隱匿。
  『詣闕進狀』,「詣闕」就是赴京都。「闕」就是宮門、城門兩側的高臺,中間有條道路,臺上起樓觀,借指宮廷京城,這個叫「詣闕」,就到京城。「進狀」就是呈上訴狀。
  『以無獲倖免』,這就是我們這裡面故事講的,嚴武以酒來灌醉軍使的女兒,後來軍使到京城裡面去投訴,那朝廷派人要來追查,要來查這個案子。『詔出收捕』,要來搜捕他,嚴武就利用半夜,乘這個軍使的女兒喝醉了,解開琵琶的弦,把祂勒死了,然後把祂沉在河裡面,放到河裡面沉下去了。但是第二天,朝廷的官員要來調查的時候,搜捕嚴公的船,裡面沒有證據,「以無獲倖免」的意思就是這樣,就沒有證據,所以沒有辦法辦嚴武。
  『在蜀得病』,這個在《太平廣記·卷一百三十》裡面,有這一段節錄。嚴武他擔任劍南節度使的時候,他有一次生病了,他的個性很好強,而且嚴武這個人,他不相信這些巫祝之類。「巫祝」就是我們現在講的這些道士啦,這些算命卜卦的啦,他不相信這些,如果有人跟他說,都被他判罪。
  有一天,有一個道士,大概跟嚴武交情還不錯,那個道士就跟嚴武說了,他說,「公有疾,災厄至重,冤家在側,公何不自悔咎,以香火陳謝,奈何反固執如是。」他意思就是說,這位道士就跟嚴武說了,他說,你今天生病,你的災厄快臨頭了,你的冤家就在旁邊了,你為什麼不向祂懺悔呢?你做一些功德迴向給祂,「香火陳謝」就做功德迴向給祂,為什麼你還固執的這樣呢?嚴武怒而不答。道士又說了,「公試思之,曾有負心殺害人事否?」喔,這個道士也是有一點小功夫,他說,「公試思之」,就是嚴公你仔細想一想,你有沒有「負心」,就違背良心殺害一個人的事情呢?
  嚴武「靜思良久」,嚴武還是非常非常地固執,他沉思良久以後說,沒有,「曰:『無。』」「道士曰:『適入至階前,冤死者見某披訴。某初謂山精木魅,與公為祟,遂加呵責。他云,上帝有命,為公所冤殺,已得請矣。安可言無也。』」他的道士就說了,他說,我剛走到那個臺階的時候,那位冤魂就跟我投訴了,我以為是山精木怪,就是山上總是會有這些「山精木魅」,就是這些鬼魅,我以為是山精鬼魅要跟你作祟,所以我還呵責祂。結果這位女鬼跟他講,我是上帝有命,我被嚴公所冤殺,我已經拿到令狀,想拿他的命,「已得請矣」,就是想要拿他的命。怎麼可以說沒有呢?「安可言無也」。這是冤鬼跟道士的對話。
  「武不測」,嚴武他不敢做決定,到災禍臨頭,他還是死不認罪。「且復問曰」,他還在懷疑,所以這種人就是我剛才講的,就是邊見,他就是斷見,他認為人死了什麼都沒有,這種人是什麼事情都敢做的,什麼惡他都敢做出來,就像嚴武這種人。他就再問道士說,「其狀若何?」祂長得什麼個樣子呢?「曰:『女人年才十六七,項上有物是一條,如樂器之弦。』」哇你看,多厲害。剛才我們有講,朝廷要派人來查這個案子的時候,嚴武是在船的上面,大概跟那個女的在,跟那個軍使的女兒在飲酒作樂。那朝廷要來調查他的時候,他一緊張,要毀屍滅跡,就用琵琶上面的那個弦,扯下來把那個女的勒死,丟到水裡面去了,這個道士就見到了。
  嚴武問他說,長什麼樣子?他說,這個女人大概十六、七歲,脖子這邊有一條東西,看起來像樂器的弦。喔你看,你怎麼殺死祂,那個證據都還在。「武大悟」,那個嚴武就認罪了,他終於承認了。承認什麼?靈性殺不死,冤魂不散。「武大悟,叩頭於道士曰」,就向那個道士叩頭了,「天師誠聖人矣。是也,為之奈何?」他說,哎呀,天師啊,你實在是聖人啊,可是要怎麼辦呢?「為之奈何?」
  「道士曰:『祂即欲面見公,公當自求之。』」他說,這個女鬼堅持要見你,你自己好自為之吧。嚴武「悔謝良久」,嚴武到這個時候來就後悔謝罪。「兼欲厚以佛經紙緡祈免」,這就是什麼?臨時抱佛腳。他就要怎麼樣?他印佛經,然後燒紙錢,希望不要拿他的命,「祈免」。「道士亦懇為之請」,這個道士也幫他求情了。「女子曰:『不可。』」「期在明日日晚」。祂非報仇不可,祂說,「不可」,不答應。
  所以人這個冤氣,在祂斷氣那一剎那,祂知道是誰殺祂的。你看他本來是兩個很恩愛啊,嚴武很喜歡祂。結果恩愛的愛人,把祂勒死了變成仇家。所以老法師跟我們講,我們還沒證到阿羅漢,破見思惑,都不能相信你所講的話。為什麼?因為我們都用第六識的分別、第七識的末那執著、第八識的阿賴耶識,我們都用八識五十一個心所。四大煩惱常相隨,我貪、我愛、我瞋、我癡,起心動念,無不是業,無不是罪,《地藏經》裡面講的。
  所以為什麼自性是跳脫善惡對待?自性它是絕待,它沒有善、沒有惡,它跳脫、它超越善惡對待。所以你要記得這個原則,善跟惡都在三界內,善只是得到樂報,惡只是得到苦報。但是都是三界內,不能解決生死問題,不能離開輪迴。善有時會變成惡,惡有時候也會轉成善,惡轉成善是你要覺悟、你要感化。
  所以這個女子說,「不可」,明天,期明天日晚,明天晚上以前我就拿你的命。「言畢卻出」,說完那個女鬼就出去了。「至閣子門,拂然而沒」,走到門前面就不見了,「拂然而沒」,就不見了。「道士乃謝去」,道士也不敢干預這個因果,道士說,謝謝啦,我不敢參與這個事情,你自己看著辦吧,我沒有辦法。為什麼?剛才我們講過了,因果這個東西,哪怕是諸佛菩薩再來,一樣不能違背。你敢介入嗎?你敢介入因果,這冤親債主也把你當敵人,也把你當仇家,因為為什麼?祂認為你違背因果。「嚴公遂處置家事,至其日黃昏而卒。」嚴公自己心裡有數,嚴武死期已到了,交代家人一些事情以後,第二天就死掉了。
  『失行』就是女子不貞,這個女孩子當然祂自己沒有守住貞操也不對,這叫「失行」。
  『請命』,請求保全生命。
  『節度』,節度使,就是剛才我們講的,他是嚴武,他其實當很大,他當劍南節度使,節度使很大,等於是四川那個地區的一個,也是一個軍頭,一個行政的長官。
  好,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唐朝的嚴武,年少的時候跟一位軍使為鄰,誘拐他的女兒私奔。軍使一狀告到皇帝那裡,皇帝下詔通緝,嚴武怕被治罪,將軍使的女兒殺死,沉到水底,因沒有找到證據所以免罰。後來到了四川,生病了,看到軍使的女兒前來責備他說,我跟你私奔,已經不對了,然而我實在沒有對不起你的地方。如果你怕受罪,你為何不拋棄我,離開就可以呢?為什麼還要殺害我呢?真是沒良心啊。我已經上訴到陰府那裡了,明天就要取走你的性命了。天一亮果然就死掉了。哎呀,此時應該要節制自己的權勢,一點點也大意不得。現在的人動不動就要尋死,哪知道一旦死後,恩情變成仇恨,怨怨相報,循環不已。
  這一段其實很值得我們省思,這一段裡面的重點就是在六百九十四頁裡面,它最後有講,「嗟乎!此時節度威權,一毫使不得矣。今人動要尋死,豈知一死之後,恩變為仇,怨怨不已乎?」那就是前面講的,「節度威權,一毫使不得矣。」所以你在位,你有權勢的時候,你用你的威權來造作惡業,來犯邪淫的事情。
  這在我們《無量壽經》第三十五品,「濁世惡苦」裡面,這一品裡面,「其三者」,我們看經文,「其三者,世間人民相因寄生,壽命幾何。不良之人,身心不正。常懷邪惡,常念婬妷。」這個嚴武,就是這裡面講的,經文裡面講的這種人,「不良之人」,他是「不良之人」。「身心不正」,他擔任一個節度使,他「身心不正」,不能做為一個表率,不能夠以身作則,這叫「身心不正」。「常懷邪惡」,他常常懷著邪惡的念頭。「常念婬妷」,就是黃念祖老居士說的,所想的事情都是婬妷,好淫好色,這叫「常念婬妷」。
  「身心不正」,黃念祖老居士說,身也不正,心也不正。「常懷邪惡」,黃念祖老居士說,心跟思想都是邪事、都是惡事,「常懷邪惡」,不走正路。「煩滿胸中,邪態外逸」。「煩滿胸中」就是黃念祖老居士說,這些慾望之火在心中都滿了,都是很煩惱、很煩躁。因為內心充滿這種慾念、慾望,這叫「煩滿胸中」。「邪態外逸」,這一種不正派的這種邪淫的心叫「邪態」,就流露在外了。「費損家財」就是家財也浪費。這裡面講「事為非法」,就是嚴武把,用琵琶的弦的繩子把這個軍使的女兒勒死。這個在《無量壽經》經文裡面講,叫做什麼?叫做「事為非法」,做違法的事情,所做的事情不合乎法度,甚至干犯法律。
  所以《無量壽經》這裡面的經文就講了,「如是之惡,著於人鬼。神明記識,自入三途。無量苦惱,輾轉其中。累劫難出,痛不可言。」黃念祖老居士怎麼解釋呢?他說,「如是之惡」就是這種罪惡,昭著於人鬼,就是你做這些罪惡,這些鬼神都知道,「神明記識,自入三途」,神明都有記錄,自然入到三途裡面去了。「無量苦惱,輾轉其中。累劫難出,痛不可言。」
  這個是在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裡面講,「無量苦惱,輾轉其中。累劫難出,痛不可言。」這個是指淫的果報。淫報有的時候,黃念祖老居士說,要侵犯到別人,當然就會造了很多罪。如果就因地來說了,就因來說,只在男女二者之間而已。為什麼說它這麼惡呢?就是淫這個事情,只有男跟女這兩個人的事情,那為什麼說它這麼惡呢?黃念祖老居士說,他並沒有傷害對方,但是這件事情,最受傷害的是你自己的心。因為這個事情縛住你的心,比什麼都厲害,就是這個情執,這個愛慾,這個心魔。所以淫罪大就大在這裡。
  出家人,黃念祖老居士說,第一條戒就是戒淫,就是淫戒。他說,淫的這個事情很難對付,如果你犯了這個淫以後,那麼這個眾生就不能得度了。所以在《楞嚴經》裡面講,「淫心不除,塵不可出。」三界沒有辦法出去。黃念祖老居士又解釋了,所以一個人一生只要有一次男女的事情,就不能生梵天了。梵天是我們三界裡面色界的天,叫梵天。所以你想想看,出這個三界談何容易?大家想要生梵天,有人還希望有小孩,已成家的人全部沒有希望了。所以如果沒有念佛往生的帶業法門,帶業往生的法門,那就沒有辦法了。這個地方黃念祖老居士特別提醒我們,大家要知道這個道理。
  好,剩下一點時間,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這一段的開示。
  第一點,老法師說,在這個社會上,貪圖名聞利養,財色名食睡。他說,這個都是小利益。他說,縱使你得到這些利益,你身心還是不安。你生活在什麼?在苦難當中,在恐懼裡面。他說,你得不償失,你所得到的只有十分之一,失掉是十分之九。所以古代的人告訴你說,你忍受十分之一,你所得到的幸福是十分之九。那現在就是意思說,你忍受這個淫慾的心,忍下來,你所得到的福報是十分七、八。而這個東西是人力可以去把它控制的,所以世間人,你想要做到十全十美是不可能的。
  人如果不讀聖賢書,不知道聖賢的道理,不知道聖賢的大道,不知道佛菩薩世出世間最究竟圓滿的智慧的教誨。你就會把這些佛菩薩,世間最究竟的、最圓滿智慧的教誨,你把它當成迷信,你看做落後。你看做認為這些教誨都不合乎時代、不合乎時宜。老法師說,其實古代的社會,他們講的道德倫理,他們講的規範。雖然那個時候,不是我們現在講的這個名字,叫專制。那個時候是古聖先王的制度跟典章,它有一個規範的。現代人把它認為是不合時宜,認為是專制,認為是獨裁。
  但是反過來講,我們現代人所立的法律,我們現在所定的規章,又有幾個人肯遵守呢?還不是一樣犯罪?我們認為現在法律已經很周全了,法律定的規範已經很綿密了,但是為什麼現在犯罪的人層出不窮?為什麼現在的監獄都客滿了?你看菲律賓,菲律賓現在這個總統,一上任以後,就用不是法律的手段,殺死的毒販,吸毒的人犯,大概六、七千人,甚至監獄都容納不下了,關不了,太多了。那你從這一點來看,法律,說現在的法律來規範所制定的一些規章,算是很先進了吧?是民主的吧?是合乎科學的吧?但是沒有用。它所收的效果,跟古代社會兩個一比照、一對照,相差的距離太大了。
  為什麼古代法律沒有規定那麼多,只是古聖先王,他們制定的一些制度跟典章。我們講五倫十義,我們講倫理道德因果,城隍廟、祠堂、孔廟,古代這些傳統的中華傳統文化的道理,為什麼可以維繫這麼久呢?為什麼社會那麼祥和呢?那現在的社會為什麼這麼混亂呢?問題到底出在什麼地方?老法師說,古人所說的一句話,現代人不讀聖賢書之過,問題出在這裡。現代人不讀聖賢的書,就產生今天這個現狀,這是第一點。
  第二點,老法師說,在註解裡面,引用佛經裡面的一段話,說得很好。「佛言,人於世間,不犯他人婦女,心不念邪僻,從是得五善。」他說,世出世間的大聖大賢教導我們,總離不開善因善果、惡因惡報。能夠遵守佛的教誨,五戒裡面不邪淫的戒,十善裡面的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,佛講五種善果。第一種,就是說你能夠遵守五戒裡面的不邪淫,還有十善裡面的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,你能夠守住這三條,還有不邪淫這個戒,你可以得到五種善果。
  第一,你可以保住你的財富,不致於失掉。每一個人都不希望破財,如果你不犯邪淫,你就可以保住你的財富、你的福報。這是第一個。
  第二種,你守本分、守規矩,你不怕縣官,從前縣官是管司法的。像現在的刑警,你不會怕他們的,你不犯法嘛,所以你不怕縣官。那話又講回來,你如果能夠不邪淫、不殺生、不偷盜,你就不要擔心公安嘛,你不要怕警察嘛。這是第二種。
  第三種,你不怕人,你不畏人。你的心是正大光明,沒有做過見不得人的事,這是世間的善,我們講的是花報。他沒有學佛,他沒有求生淨土,果報在人天。這是第三種,就是說你不畏人,你心正大光明,那將來有機會就是生天。
  第四種是生天,就是佛說,將來可以生天上,天上玉女來作婦。
  第五種,從天上下來,下生人間,都是端正的婦人。
  就是你不邪淫,可以得到這五種果報。一,保住財富。第二個,不怕縣官。第三個,不怕人。第四個,生天上。第五個,到人間來都是端正的婦人。佛講這五種果報。三種是現世人間的福報,兩種是將來死後生天,享天福。
  第三,佛又說了,如果你在,「人於世間淫佚,犯他人婦女,從是得五惡。」他說,你破戒作惡,你也得五種惡報。
  第一種,家庭不和,就是家室不和,「數亡錢財」,你的錢財、財產會流失,一家會不和。老法師說,這個果報很可怕,俗話講,家和萬事興。家不和,這一家必定敗亡。他說,現在這個社會,犯這種過失的,鬧婚變,離婚的,離婚率高。離婚就是家庭就散掉了,離婚對兒女是最嚴重的傷害,嚴重的打擊,這個罪過後報就不得了。他說,現在這個社會沒人講這個道理,這是第一種,家庭不和。
  第二,怕縣官,「畏縣官,常與捶杖從事」。現在表面上好像是看不見了,以前犯這法的話,一定要受法律的處分,要坐牢、要監禁、要處罰,現在這個跟古時候法律不相同了。
  第三個果報是自欺欺人,身心不安。所以老法師說,犯邪淫,我們在《無量壽經》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裡面,看《無量壽經》的經文,「又其名籍,記在神明。殃咎牽引,無從捨離。」就是在閻王的登記簿上,早就有名字了,神明那裡也都有,要受報。「殃咎牽引,無從捨離」,這個罪業,這個罪報牽引著他,是沒有辦法捨離的,只能夠跟著業報走,就像嚴武一樣。
  我們今天所講的嚴武跟張寶,他們都是當官的人,他們有權勢,就是《無量壽經》裡面講的,「橫行威勢,侵易于人。」所以他所造的罪報、罪業,就是「殃咎牽引,無從捨離」,逃不掉的。「但得前行,入於火鑊」,只能前行,入於地獄,銅牆鐵柱,入炮烙,下油鍋,這個罪業的身形,只能到這個地方來,沒有地方可以去。「身心摧碎」,身跟心都摧毀了,都破碎了。「神形苦極」,「形」是身形,「神」是心神,身跟心都是苦到極處。到這個時候來,「當斯之時,悔復何及」,到這個時候再後悔都來不及了。
 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。若有講得不妥之處,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。阿彌陀佛!

(以上文稿仅供内部学习参考,由于水平有限,有不妥之处,请各位老师大德批评指正。感恩顶礼!)

文字来源:太上感应篇共修网http://www.ganyingpian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