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www.xfrs.cc

圣贤教育改变命运|感恩感谢|弘扬传统文化|弟子规|身心和谐|家庭和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西小院的癌症患者神奇治愈 怎样改变命运 圣贤教育和谐拯救危机系列,《弘扬中华文化,做有道德的人》 ——身心和谐 家庭和谐 社会和谐 太好了,震撼人心!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广泛传播,功德无量 幸福人生www.xfrs.cc|佛陀圣贤教育网666.80.hk

网易考拉推荐
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08集》第八十一句,【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】  

2016-12-30 08:47:18|  分类: 因果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08集》第八十一句,【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】  

http://player.youku.com/player.php/sid/XMTg4NjA2MjQwOA==/v.swf
视频下載
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

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,大家好!今天我們研討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第八十一句,【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】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六百六十六頁,我們看經文:
  【萬惡淫為首。森羅殿前鐵榜也。蓋淫心一生。諸惡羣集。邪緣未湊。生幻妄心。勾引無計。生機械心。少有阻礙。生瞋恨心。慾情顛倒。生貪著心。羨人之有。生妬毒心。奪人之愛。生殺害心。廉恥喪盡。倫理俱虧。種種惡業從此生。種種善念從此消。夫一動淫心。雖未有實事。已積惡造罪如此。況顯蹈明行者乎。】
  好,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萬惡淫為首』,《太上感應篇》這句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我一開始就跟各位講,最少大概要講九集到十集。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公案都是古代的,那我在講這一句,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我會附上現代的公案。我在準備的過程裡面,看到這些公案的故事,實在講真的是感慨良多。其實這個問題古代會發生,現代會發生,未來一樣會發生。現在因為媒體科技的發達,網路的發達,氾濫得更加嚴重。以致於墮胎人數,一年整個地球就將近五千萬人。中國大概據統計,一年最少也一千萬以上,佔五分之一,全球的五分之一。那麼為什麼會墮胎呢?絕大部分都是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招感而來的。也是這一句我們要解說的「萬惡淫為首」所造成的。
  所以我在講這一段的時候,除了感慨很多以外,自己也在地藏菩薩面前發願。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我希望講完以後,這一句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可以單獨流通。如果能夠單獨流通,對於淫風熾盛的現代,我相信會有減緩跟減少的效果。要斷絕這個淫風,其實不是那麼容易。佛陀在講《楞嚴經》的時候就講了,「殺心不除」,「淫心不除」,三界難出。在兩千五百年前,佛陀在講《楞嚴經》的時候,就已經講出問題的所在了。阿難尊者就特別給我們做表法,阿難尊者其實,阿難尊者他現在已經是法身大士了。他在佛陀滅度以後,在第一次結集經藏的時候就證法身了,也就是說,他就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了。那在楞嚴會上的時候,阿難尊者當時有摩登伽女之難,被摩登伽女的母親用梵天咒把他迷惑了,阿難尊者差一點失去戒體。我想,阿難尊者這一段是在表演,也是在表法。摩登伽女雖然她喜歡阿難尊者,但是她也是表法,也是表演的。
  所以這一句「萬惡淫為首」,我想大家都琅琅上口,但是人人都會犯。印光大師說,不只是一些販夫走卒,就是一般的民眾,一般的世俗眾生會犯,哪怕是修行人,乃至於我們現在講的高級知識分子,都會犯這個毛病。所以這個問題,在現在這個社會非常嚴重。那這個「萬惡淫為首」是從哪裡出來的呢?他是清朝有一位有心人,叫李漁,捕魚的漁,李漁他寫的一本書,就是鳳凰的凰,《凰求鳳》。我們現在都說鳳凰嘛,《凰求鳳·冥冊》,「冥」就是幽冥的冥,「冥冊」,這裡面有記載這一段。他說,「萬惡淫為首,百行孝為先」,這兩句成語是上帝所頒的條律,「叫做約法兩章。我們一般都說,我跟你約法三章,這是上天跟眾生「約法兩章」,一個是戒淫,一個是盡孝。所以「萬惡淫為首,百行孝為先」,你也可以說,「百行孝為先」。我們講行業造作嘛,又說六度萬行嘛。一個是戒淫,一個是盡孝,這是上帝跟眾生的「約法兩章」。
  「地獄中理刑問罪」,就是地獄裡面它依冥律,冥律就是陰間的法律,來「理刑問罪」,來判你的刑,來問你這個罪。也用萬惡淫為首,百善孝為先,來做「爰書」,就是依據。這位李漁先生就講說,「俺這裡取士求賢」,「俺」就是我們中國的俗話,「俺」就是我。「俺這裡取士求賢」,就是要選拔讀書人,要尋求賢人,也是用這個做資格,用這兩項做資格。所以這兩項通過了,可以稱為君子聖賢。
  「任你取異求新」,他說,縱使你講得千言萬語,標新立異,時代再怎麼進步,就是「取異求新」,你還是脫離不了這兩個問題,一個是「萬惡淫為首」,一個是「百行孝為先」,你脫離不了這兩個範圍,只要你是當人,這個叫做「任你取異求新」,「離不得這十個字眼」,就這十個字。所以這十個字,我跟你講,你如果做到了,保住人身沒問題,往生天界沒問題。至於出三界,了生死,那要斷煩惱,那要怎麼樣?那要伏住煩惱,那要帶業往生,才有辦法。但是保住人身,往生天界,做為一個善人,這兩句,十個字能守好,沒有問題。這裡面李漁先生講,「姦淫一案,列在萬惡之首。」他說,「姦淫一案」,雖然有些人就會講一句話了,來做藉口了。孔子說,「食色性也」。但是在這個地方講,這個幾乎是沒有通融的餘地。
  「姦淫一案,列在萬惡之首」。「凡人不解」,世間人不明白,「都說過當了些」。因為孔子說,「食色性也」,所以世間人就說,哎呀,只要是有情動物,都一定會有七情六欲嘛。那你這樣說的話,那就太嚴格了嘛,太重了嘛,說「都說過當了些」。「求帝君開示其詳」,求文昌帝君或者關聖帝君,關聖帝君也有講一本《戒淫經》,「求帝君開示其詳,以解下方之惑」。希望帝君講個明白,以解決凡夫俗子他們的迷惑。
  「但凡罪惡之重輕,由於仇恨之深淺」。我們說罪惡的輕跟重,都是由於他仇恨的深跟淺。所以在所有的刑法裡面,最重的莫過於殺人。那麼把殺人這個事情,來做一個比較就知道了。古語說,就古人說了,「父母之仇,不共戴天」。我們常講說殺父殺母,是不共戴天之仇。就是說,「父母之仇,不共戴天。到了殺人的父母,也是重大不去的罪。」這是非常重大的囉,殺人父母,這是很重大的罪了。「切齒不過的仇」,咬牙切齒,恨之入骨,這叫切齒之罪,「切齒不過的仇」。李漁就說了,他說,就算說是殺人父母的話,就算他是受害人,他「胸中雖有仇恨」,但是他「還可以發洩出來」,他「可以發洩出來」。來「做那聲罪致討之事」,就討這個公道的事情。他那心中的怨恨還說得出來,「這是說得出的仇恨」,雖然深但是不可以說是極深。
  李漁就說了,如果是「奸邪之事」呢?「奸邪」加上「快一己之淫心」,就讓兩家的名節蒙羞了。比如說邪淫,有妻之夫跟有夫之婦,如果是邪淫的話,傷害的變成兩家了,所以「敗兩家之名節」。「為婦人者,一經玷污」,就一旦被「玷污」,就是被沾汙了,「終身不能湔洗」,她一輩子沒有辦法,「終身不能湔洗」。「為男子者,長抱羞慚」,她的家人,她的丈夫,「長抱羞慚」。「沒齒無由伸泄」,沒有辦法去伸張他心中的怨恨,這叫「沒齒無由伸泄」。「這是說不出的仇恨」。
  所以這個地方,李漁用姦淫跟殺人父母做一個比較。殺人父母,這個心中的怨恨可以發洩,可以說得出來。但是姦淫的事情,壞人名節,這個事情說不出來,說不出來的仇恨。所以一般,我現在在準備講課,我看這個邪淫的部分,到最後果報都非常重。最後都怎麼樣?結束生命,置之於死地,很可怕。或者玉石俱焚,兩個人都結束生命,非常地慘烈。我們就會舉很多現代的公案,也可以講說那個命,都當場被勾魂使者勾走了,這是很可怕的事情。所以李漁先生用殺人父母,跟姦淫這兩個做比較,姦淫是說不出的怨恨,
  「似淺而實謂之極深」,看起來姦淫這個事情好像淺,但是它是非常地深。「以極深之仇,致極重之罪。」因為極深的仇,所以招感是極重的罪。「又使憤恨之氣」,他這種心中的憤恨,「上通於天」,直接到達天庭。那種彰明較著之報應,「自然不求而至」,所以他的報應速度非常地快。這個是講「萬惡淫為首」。為什麼把姦淫擺在萬惡之首?它的原因就在這裡。這個部分李漁,清朝李漁講得非常地詳細、非常地清楚。
 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句,『森羅殿』就是陰間閻羅王所居的宮殿。
  『鐵榜』,它這個本來是明太祖朱元璋,他當時在位的時候,他用以申戒公侯,令勿親近各衛官軍,就是昭告他們這些官員,不要隨便去靠近各衛官軍,就是當時他們明朝的一些軍隊編制,還有政府機關的編制名稱。所以當時在明太祖的時候,有做「鐵榜」,鐵去做的「鐵榜」,上面就寫他的公告事項。那麼在這個地方是指崔紹,他曾經夢見到陰間去,見了冥司判官,當時他有看到陰間的榜,分成金榜、銀榜、鐵榜這三榜。所以這個地方經文,就「森羅殿前鐵榜」。
  再來『機械』就是巧詐、機巧,我們現在講說非常奸巧的心,叫「機械」。用盡心機,我們一般講叫機關算盡,就是屬於「機械心」。設計各種陰謀來陷害別人、來誘惑別人,這個叫「機械」。在《淮南子·原道訓》裡面講,「故機械之心,藏于胸中,則純白不粹,神德不全。」
  再來『少有』就是稍有、略有。
  再看『蹈』,「蹈明行者乎」,最後倒數第三行,「蹈」就是履行,去遂行,去實踐,去做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萬惡淫為首這一句話,就是標示在閻羅殿前的鐵製榜牌上。由於邪淫的念頭一生起來,各種罪惡就聚集了。而且邪淫的機緣尚未湊合,就已生出虛妄顛倒的幻想。如果無法勾引人,就生出了巧詐心。若是稍微有阻礙,他追求不到對方,就會生出瞋恨心。當愛上了以後,情慾顛倒迷惑的時候,愛上了以後就有情慾顛倒迷惑,就會生出貪著心,貪愛跟執著的心。如果愛不到,是別人的情人或是別人的妻子,就會生出羨慕他人擁有,而自己卻佔有不到,就會生出嫉妒毒害的心出來。為了要搶奪他人所愛,我們說橫刀奪愛,為了搶奪他人所愛,就生出殺害心出來。這時已經喪盡廉恥心了,倫理道德也全失了,種種的惡業就從此滋生出來,種種的善念就從此消失了。人的本性本來是善良的、是清淨的,這本有的良知良能也泯滅掉了,變成殘暴不仁,所以種種的善念就從此消失了。只要邪淫的心一啟動,雖然還未形成事實,但都已造下如此的罪惡,何況明目張膽去做呢?
  我剛開始,一開始講就說,這一句經文,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真的是非常重要。太上老君特別叮嚀世人,要在起心動念的時候,去觀照這一念心。所以這一段一開始說,「萬惡淫為首」,關聖帝君就是我們佛門裡面的伽藍菩薩,也就三國時代的關雲長,他的忠義春秋,他死後上升為神,他在道教裡面的地位非常地高,是上帝,在佛門裡面他是伽藍菩薩。他本身也做到真正的,真的做到非常地清淨身口意。所以關聖帝君,他有講了一部叫《戒淫經》,叫《關聖帝君戒淫經》。雖然它是道家的,但是伽藍菩薩也是我們佛門裡面的護法菩薩。所以這也可以講說,《伽藍菩薩戒淫經》。
  他第一句話就講了,「帝君曰:『淫為萬惡之首,孝乃百行之先。』」他也是這樣講。那麼關聖帝君說,你淫別人的話,「殺其三世,一經敗露,醜態遍傳。」這個姦淫的事情、邪淫的事情,一經事情敗露,那麼路人皆知,叫「醜態遍傳」。會造成怎麼樣?「父不以為女」,做父親的會感到羞恥,「父不以為女」。「夫不以為妻」,做丈夫的,如果是妻子紅杏出牆,那做丈夫的就「夫不以為妻」了。夫妻就會怎麼?最後就會分崩離析了。「子不以為母」了。「甚至刀懸頸項」,這一段裡面最重要就是這一句話,甚至到什麼?「刀懸頸項」,就是人頭落地了,命喪黃泉。「刀懸頸項」就是刀子架在脖子上。「男女並亡」,我在寫這些現代公案裡面,我現在在準備講這個,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裡面,這個最新的現代公案,只要是犯邪淫者,要嘛就是男的死掉,要嘛就是女的死掉,有些「男女並亡」,男女都死掉。
  「拋尸露骨」就是死在外面。我們這邊就有發生一個,也是婚外情。那個女的雖然是離婚,但是那個男的,本身他是有婦之夫。兩個都在銀行工作,他們兩個的職務、位階都不低,都是屬於銀行的高階幹部。那可能是在跳舞的時候認識的,學社交舞。社交舞在中國大陸也很普遍,在臺灣早期也很普遍。社交舞因為男女會接觸,手臂跟手臂,肢體會接觸,就產生淫慾之心。常常在這裡面,產生很多問題出來,也產生很多邪淫的故事出來。
  這個女的,銀行的高階幹部,她本身就是去學社交舞,兩個跳完舞以後,相偕要去洗三溫暖,要去洗溫泉。在經過我們附近的高速公路,我們中山高往基隆的方向,某一個路段,就莫名其妙的,那部車就翻下山谷。那個女的當場死亡,男的重傷倒地,滿臉是血,送到醫院去急救,不曉得後來命有沒有救回來。這叫「拋尸露骨」,死在荒郊野外,叫「拋尸露骨,辱及宗親」。
  這個關聖帝君的《戒淫經》很長,各位有空可以去看這部經。這部經完全講邪淫的慘烈果報,看得會讓人家怵目驚心,會生恐怖心出來,不敢去犯。我想關聖帝君他已經上升為可以講天帝,天神了,能夠通幽明,冥陽兩界。他就是不忍心眾生全部墮落到地獄去受苦,所以才講出這個《戒淫經》出來。關聖帝君就說了,他說,這樣「拋尸露骨,辱及宗親」,祖先蒙羞。「問誰家之女流」,說問誰家的女孩呢?「全無教誨」,就變沒有家教啦,就沒有把她教育好啦。「問誰氏之男子」,這是哪家的兒子呢?「竟類馬牛」,竟像牛馬一樣,墮成畜生一樣,像畜生的行為一樣。
  所以往往邪淫的結果會怎麼樣?會「藥毒親夫」。紅杏出牆的這些女子,有時候為了愛、為了情,不惜「藥毒親夫」,就是把自己的丈夫毒死。這真有這個事情,古代有現在也有,臺灣也發生過。以後有機會我們就會提出這個公案出來。一旦被判刑了,「極刑定讞,魂散魄消」,魂魄都打散了。結果是怎麼樣?「父子悲號,母女抱痛。萬人笑罵,悔何及焉。」接後面那句話,「萬人笑罵」,大家取笑,後悔來不及了,「悔何及焉」。
  所以我們這一段經文裡面有講說,淫心一生出來,所有的罪惡全部生出來。『諸惡羣集』,所有什麼惡事都做得出來,殺人也做得出來,「諸惡羣集」。『邪緣未湊』,就算緣還有沒到,就會幻想,會生出幻妄心出來,想辦法去勾引過來,生機械心出來。如果碰到障礙,就生出瞋恨心出來。『慾情顛倒』,就是慾望神魂顛倒,就生貪著心出來。看到自己的情人被別人佔有,就生出嫉妒毒害心出來,看到自己的情人被奪走了,就生出殺害心出來。自己的伴侶,自己的情人,被別人奪走了,被別人愛走了,就生出殺害心。這個在現代公案是屢見不鮮,太多啦,數不完,幾乎三、兩天就碰到一件。『廉恥喪盡,倫理俱虧。』
  這裡我就舉一個公案,說為什麼萬惡淫為首?這個發生在臺灣北部某一個縣市,有一位駱姓的女子,她很早就結婚了,嫁給她先生以後生出一個女兒,大概也四、五歲了。但是不知什麼緣故,就離開她的先生了,跟她先生分居了。結果分居以後就跟另外一個,同樣在同一個科技公司上班的女子認識了,變成朋友。沒想到同一個公司的這個女性同仁是一個同性戀者,年紀比她大。這個駱姓的女子才二十六歲而已,她早婚,所以二十六歲而已。殺害她的是三十二歲左右的女生,女生殺女生。
  那為什麼會殺這個女的,這個駱姓女子呢?她們兩個後來在外面租屋同居。就有一天,這個駱姓女子要跟另外一個公司的男子在外面吃早餐。那麼她同居的高姓女子,知道駱姓女友變心了,她感覺得出來她變心了。所以那一天,這個駱姓的女子一回來以後,正在沐浴洗澡的時候,她就偷看她手機的簡訊。發現駱姓女子跟新認識的男友,有曖昧的簡訊。她就一氣之下把她拖出來以後,那個駱姓女子還光著身體,她跟她興師問罪。
  她說這個簡訊是幹什麼的呢?妳為什麼兩次的戀情都搞叛變呢?她就跟她講說,妳為什麼每段感情都搞背叛呢?因為她第一段感情是跟她先生嘛。那這個是跟女的同居,跟高姓女子同居,是第二段的感情嘛,也搞背叛。她說,妳為什麼兩次的感情都搞背叛呢?這個駱姓女子當然是否認了。這個時候高姓女子就失去理智,就從架子上抽出一把刀,當場就把她刺下去,一刺下去就穿透肺部,氣管也破裂了。而且殺到眼紅,殺到失去理智,完全失去人性。
  後來那個女的,那個駱姓女子要逃出去的時候,她跟她求饒不成逃出去的時候,兩個人在地上搶那支刀。結果後來,高姓女子這個兇手,就從冰箱再拿出一把尖刀出來,再往她背部刺下去。那個駱姓女子要逃出去,要向房東求救,喊救命。結果當場被高姓女子總共砍了兩百三十幾刀。你看她怨恨有多深哪。這個剛才講的,『生妬毒心』,『生殺害心』。剛才講說,清朝李漁講說,「萬惡淫為首」。那種心中之怨恨跟仇恨,它是說不出來的。殺兩百三十幾刀,你就知道這仇恨有多深。房東趕快打電話報警,你看這個高姓女子瘋狂到什麼程度呢?完全失去人性。就關聖帝君講,已經像畜生了。
  她當場就對著這個屍體說,我們臺灣如果有外遇的話,叫講小三啦。小三就是第三者啦,有夫妻以外的第三者叫小三啦。她竟然在屍體前面,用iPod,就是小型的電腦,用iPod傳FB,臺灣叫臉書,大陸叫微博。她竟然失去人性,在臉書講這個事情。而且還當場打電話給她同居的駱姓女子新認識那個男友,就跟他嗆聲啦,說你不知道我跟她是男女朋友嗎?因為她是同性戀的,女的跟女的同性戀。然後也打電話給這個女的前夫,就她的先生。她說,駱女背叛了我們兩個,我已經把她殺了。她先生不相信,立即趕到現場來,已經認不出他太太了。這個女的被殺到什麼程度呢?腸子外露,氣切,氣管也被殺破了,肺部也被刺穿了,非常地慘烈。她的丈夫到現場,就很不忍心,幫她收屍體。
  那就跟警方講,他們兩個夫妻最近才剛聚會,在談一些外出旅遊的事情,還有復合的事情,兩個夫妻準備要復合。他說,沒有想到無常迅速,發生這樣的一個事情。他說,他太太長得很亮眼,很亮麗,就長得很漂亮。但是因為結交了惡朋友,造成這樣的一個遭受毒手,釀成這個命案。後來記者跟警察要問他,進一步情形說這個是多角戀愛。她這位先生非常地善良,講一句話,他說,就把它當成一個謎吧,不要再說了,我們現在講就死者為大,我就好好送她一程吧,人生最後一程。兩個都很年輕,一個二十幾歲,一個三十出頭,只為了一個情字,可以置對方於死地到這麼慘烈。下一世到人間來變成仇人,欠命者還命債,一報還一報。
  所以這個姦淫的事情,實在是非常非常地令人家恐怖、害怕以及慘烈。所以我們前面有講過,元朝有一個作家叫元好問。元好問這位作家,因為我們在上一次講到「非禮烹宰」的時候,有講到那個公案。就有一隻公雁跟母雁,這兩個夫妻的雁子,一隻先被抓到烹煮。結果鍋蓋掀開的時候,另外一隻雁子飛下去,跟牠一起在鍋蓋裡面死掉,也就是我們現在講殉情啦。所以元好問就看到這個公案,很感動,寫一首詞,一首詩,叫「雁丘詞」。因為後來烹煮這個雁子的這個地方的人,被這兩隻夫妻的雁子感動,最後把牠們埋葬了,埋葬的地方叫「雁丘」,這個小山頭。元好問就為了這兩隻雁子,寫了一首詩,叫「雁丘詞」,叫「摸魚兒」。
  他說,「問世間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。天南地北雙飛客」,就講那個公雁跟母雁,夫妻也是「雙飛客」。「老翅幾回寒暑。歡樂趣,離別苦」,公雁跟母雁這樣來來回回,這樣幾度寒暑,這樣飛在一起,那種歡樂,那種牠們也是夫妻,「歡樂趣」,可是分開的時候,「離別苦」。「就中更有癡兒女」,就像世間的這些談情說愛的兒女一樣。「君應有語」,你應該回答,「渺萬里層雲,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。」夫妻感情再好,大難來時各分飛,一氣不來,冥陽兩隔。牠在哪裡你也不知道,牠魂魄到哪兒去了,你也不知道,這叫做「君應有語,渺萬里層雲」,「渺萬里」就是非常渺茫的萬里層雲。「渺萬里層雲」就是看到天邊的這些雲層,不曉得牠到哪兒去了。「千山暮雪」就是千里之遙這樣分開,這叫「千山暮雪」。「只影向誰去」,只有留下回憶而已,「只影向誰去」就是這個回憶要去哪裡追尋呢?
  「橫汾路,寂寞當年簫鼓,荒煙依舊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風雨。天也妒,未信與,鶯兒燕子俱黃土。千秋萬古,為留待騷人」,「騷人」就是詩人。「狂歌痛飲,來訪雁丘處。」這個「雁丘處」的詩詞,就是表示情執之糾纏難分,他講得淋漓盡致。剛才講到我們臺灣北部某縣市,這個同居女子把對方殺死,這樣的一個情殺命案。再加上剛才講元好問的「雁丘詞」,連動物都有這個情執。公雁看到母雁被烹煮,不忍心,鍋蓋掀開的時候,公雁也飛下來一起死亡,這叫「問世間情是何物」。
  那為什麼所有眾生,幾乎這些娑婆世界的眾生,我們所謂愛不重不生娑婆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?淨空法師給我們答案,叫「癡毒之禍」,就是愚癡。愚癡是一個毒,它所招感的災禍,叫「癡毒之禍」。你要知道「萬惡淫為首」,當然地獄果報是很可怕。我們都不願意說,到地獄去受這個慘烈的果報。可是為什麼世間會造成這麼多這些姦淫的事情呢?因為沒有智慧。所以我們就把問題點出來,這個問題解決了,智慧一生出來,這個淫的問題你就解決了。如果你沒有智慧的話,那就是生生世世糾纏不清了。就討債還債,報恩報怨,互為眷屬,就輪迴不休。這樣的話就是佛陀跟我們說的,「可憐憫者」,很可憐,不斷的在輪迴。哪怕是英雄好漢,達官貴人,甚至修行非常好的人,到最後淪落到三惡道的眾生,那是真正「可憐憫者」。
  所以這一篇,老法師講的「癡毒之禍」,我們要好好地去省思。老法師說,癡是一個嚴重的毒,我們所謂貪瞋癡三毒。《無量壽經》裡面有一句經文,如「身愚神闇」,「不信經法」,「善惡之道,都不之信」。就是說,黃念祖老居士在註解上,也有解釋這一段,「如『身愚神闇』,『不信經法』,『善惡之道,都不之信』」。就是人一旦有邪淫之心,或者淫慾之心的時候,整個人就像很愚笨一樣,叫「身愚」。「神闇」,「闇」就是黯淡,無明障蔽,「神」就是什麼?「神」就是我們的靈性,迷了以後叫靈魂,我們講叫神魂顛倒。他就不再相信經法,不相信經法,就不相信倫理道德因果了。那對於「善惡之報」,善惡因緣果報,他都不相信了,這是愚癡。老法師說,「癡毒之禍,傷人慧命」。愚癡的結果是怎麼樣呢?是斷他的慧命,是傷他的慧命,「慧命」是我們的自性。老法師說,不是傷他的身命,是智慧沒有了,叫「傷人慧命」。
  所以貪瞋癡,我上次在講課的時候有提過。貪瞋癡哪個比較重要?因為貪擺在第一個嘛,瞋擺第二個,癡擺在第三個。那我問問各位,貪瞋癡哪個最重要?有些人說,愛不重不生娑婆,那應該是貪啊,錯了,是癡。你假如有智慧就不會貪了,你假如有智慧就不會起瞋心了,也不會嫉妒了,也不會毒害了,也不會機械心了,也不會妒害心了,也不會殺害心了。這些都沒有了,也不會貪著心了,對不對?所以貪瞋癡裡面,這個癡,愚癡,最重要。它一解決了,貪跟瞋全部解決,就轉成戒定慧。
  所以愚癡是「三毒之本」。他為什麼會貪?沒有智慧。他為什麼會瞋,生氣?沒有智慧。有智慧的人不貪,像淨空法師,人家給他供養,他到哪個道場去,他全部都捐出來,他不帶走,有智慧。沒有智慧就帶走啦,這是弟子給我供養的,信徒給我供養的。人家老法師有智慧,到哪兒去講座、去開示,人家給他供養,當場留下來,給那個道場,他不帶走這個供養。他完全看得破,完全放得下。
  所以愚癡真的是三毒的根本,「故癡毒為患極深」,此「貪瞋二毒」。世間人愚癡,「不明何者是善,何者為惡」。世間人為什麼他善惡不分?因為他沒有智慧,他愚癡,他自私自利。所以他不知道何者為善,何者為惡。老法師說,這樣的一個情形,不分善惡,我們現在講說不分青紅皂白,不分善惡,這些事情擺在我們面前。現在這種價值觀,到現在完全顛倒。
  什麼是善?現代人說,有錢有勢就是好的,所以有錢有勢是善,貧賤就是惡。所以很多現在小孩子愛慕虛榮,想去買一個手機,iPhone手機,不惜把自己的腎割掉、賣掉。自己認為貧窮,抱怨父母,甚至拳打腳踢,甚至瞧不起父母,怨恨父母,這叫貧賤就是惡。現在的人價值觀淪落到這種地步。老法師說,現在人的價值觀就是這個。
  所以要怎麼樣?所以拼命的去爭名奪利,起心動念都是損人利己。人人都損人利己,老法師說,這還得了嗎?善惡價值觀全部顛倒,所以無所不用其極。我們這經文裡面講的,「生機械心」,『生瞋恨心』,『生貪著心』,全部出來了。「各逞己意,妄加分別。於善惡三世因果之恆規,不能生信。」價值觀淪落到這個地步的時候,不相信有三世因果了,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了,「各逞己意,妄加分別」。你給他講這個會有果報,會下地獄啦,你給他講善惡果報他不相信哪。
  剛才講的北部某縣市,高女殺死駱女這個例子,殺了兩百多刀。她相信有地獄嗎?跟這裡講的一樣,她完全不相信。她相信要不要還命債?她不相信哪。她不相信老祖宗說的,欠命要還命,她不相信哪。老法師說,為什麼人看到很多動物生命,為什麼有些是蜉蝣?蜉蝣就是朝生暮死的,早上出生,晚上就死掉了。老和尚說,為什麼會有蜉蝣這麼多的生物?老法師說,那個都是殺業非常重的。
  你看《印光大師文鈔》裡面講的,我們說一代梟雄,三國時代的曹操,在當時那個時代夠不夠神勇?人家稱他叫一代梟雄。他聰不聰明?他聰明絕頂,他狡計多端。但是他就是不敢傷害關公,他對關公,關老爺非常敬佩。但是曹操雖然是聰明一世,但是他造了那麼多的殺業。到清朝乾隆年間,有一個讀書人到菜市場去,看到一頭被殺的猪,那個心肺上面寫著曹操兩個字。當時驚嚇到這因果的可怕,當時就離開家庭,就出家修道去了,這個是《印光大師文鈔》裡面記載的。你想想看,從三國時代到清朝,已經一千多年了。換句話說,曹操在畜生道,也一千多年了。他當時殺那麼多人的時候,他相信善惡果報嗎?他相信善惡的三世因果嗎?恆規嗎?他不相信。
  所以老法師說,那個蜉蝣就是造殺業非常重的,他變成朝生暮死,還命債。所以現代的人,你跟他講善惡果報他不相信,你跟他講來世他也不相信。那更不要講極樂世界跟天堂了,他只相信新臺幣跟人民幣、跟美金,什麼都不相信。他認為有錢、富貴就是善,貧窮就是惡,就是現在的價值觀。可以出賣靈性,可以出賣靈魂,沒有道義可言。可以殺害自己的父母,可以陷害自己的朋友,可以殺死自己的朋友,甚至殺死自己的親人。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,什麼惡的事情都做得出來。
  所以你跟現代這些人講,講善惡果報,他不相信,跟他講來世,他也不相信。他認為說,我現在當人,我現在及時行樂,就是我的人生。他要拼命的去享受,他要拼命的去爭名奪利。我們學佛人不肯拼命的去爭,他說我們是愚癡,他說我們是傻子,我們是傻人、是呆瓜。說我們是愚人,他是聰明人。所以《無量壽經》裡面講說,「世人善惡,自不能見。」「世人」就是世間這些愚癡的人,「善惡自不能見」,自己不曉得自己在造惡,自己不曉得自己不去行善。對善惡自己都沒有警覺,不曉得什麼是善,什麼是惡。這是社會動亂的根源,也是地球災變的真正因素。老法師點出兩個問題,社會動亂、地球災變的真正根源,真正的原因。
  「既不知因,便不畏果」,你不知道因當然不怕果報了,「既不知因,便不畏果」。果報現前,他以為跟他不相干。災難來了,他說是自然災害,跟他無關,不是任何人能夠抗拒的。他怎麼樣?現代人怎麼樣?「但圖當時快意,不懼後患無窮。」黃念祖老居士註解裡面講,只求當時的快意,經文上這樣說,只求當時快意,不怕後面的後患無窮,「不懼後患無窮」。釋迦牟尼佛在三千年前,當時就說了這些話。在經文上這樣說,好像是說給現代人聽,過去在歷史上沒有這麼嚴重。老法師說,不要說是過去歷史了,他說,五十年前,就沒有這種現象。五十年前還沒有這種現象,還沒有這麼嚴重。我們五十年前,甚至我們古代的人,他們受佛的教誨,受中國傳統倫理道德的教誨,還不太敢過分,過分覺得自己沒有面子。現在價值觀全部改變,是非善惡統統顛倒了,把善當成惡,把惡認為善。
  所以「縱情恣欲,任意作惡,競造惡因」。剛才講的那個命案,就是這樣的寫照。「縱情恣欲」就是姦淫,就是犯邪淫,就是淫慾的禍害,就是「縱情恣欲,任意作惡,競造惡因」。這個競爭,這個惡因,就是殺盜淫妄酒,貪瞋癡慢疑。拼命的幹這些事情,拼命造貪瞋癡慢疑,拼命造殺盗淫妄酒。「不顧當來之凶禍」,他不考慮未來的凶禍,吉凶禍福。為什麼?因為他不相信善惡三世因果,他不相信來世。你跟他講說他將來有果報,他不相信,他說這是迷信,這個是封建時代,那些帝王欺騙民眾的。如果我們現在在學習這些經教,他們在旁邊會恥笑我們愚癡,會排斥我們,打壓我們。老法師說,為什麼?因為他們才無所忌憚,他們才可以無所忌憚,就是「縱情恣欲,任意作惡」。
  所以佛在經上說,「吉凶禍福,競各作之。」這是充分顯現現在的社會現象,每個人都在比賽,都在競爭,爭不到就鬥爭,鬥爭不到就發動戰爭。現在美國跟俄羅斯在敘利亞,把整個城都毀掉,讓人民流離失所,不就是這樣了嗎?爭不到就是鬥爭,鬥爭不到就發動戰爭,就掠奪,所以造成天災人禍。人禍就是現在的敘利亞,中東的這些難民到歐洲流離失所,遍地哀號。
  今天看一個網路的相片,一個小女生,在戰亂中,滿臉都是血。昨天看到一個更讓人家心酸的,一個中東敘利亞的小孩子,對著窗戶跟上帝講說,不要再戰爭,好不好?很多人看了很感動,但是無可奈何。這就是天災人禍。愛不到就殺死你,別人也不能愛,同歸于盡。這個叫「癡毒之禍」,愛不到就殺死你。
  我們臺灣有一位老兵,八十幾歲了,娶了一個中國嫁過來的女子,年紀也輕,三十幾歲。這八十幾歲跟三十幾歲的,這黃昏戀。結果想不到,中國嫁過來這個女孩子,大概有婚外情,交了男朋友。這個八十幾歲的老兵一氣之下,就拿刀把他太太當場殺死,把她臉上全部畫得千刀萬割。他講一句話,警察把他抓到,他講一句話。他說,我愛不到,別人也不要愛。八十幾歲了,都已經全部進入棺材了。老和尚說,八十幾歲是寒冬,都準備要死的人,就是我愛不到。警察跟他問說,你為什麼要殺死你的太太?他說,我愛不到,別人也不能愛。你就知道說「萬惡淫為首」,姦淫有多慘烈、有多可怕。
  所以我才說,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我們現在所看到這些老祖宗的智慧,再加上老祖宗流傳下來這些古代公案。再透過我這樣把它講出來,我再附一些現代的邪淫公案,將來單行本把它流通出來。雖然不能夠斷絕淫慾之風,但是至少希望可以讓世人警惕,生敬畏之心。就周安士居士說的,「人人知因果」,天下太平之道;「人人不知因果」,天下大亂之道也。
  我現在講《感應篇彙編》,東北共修網學謙居士很有心,把重點抓出來,編成「黃警官講故事」。我們講堂的志工菩薩,就把它編輯成「《感應篇》精華」視頻。我去向老法師報告,我說可不可以在電視臺播出?老法師說,可以。他就幫我寫一封信推薦,推薦給臺灣的佛教衛星電視臺。因為佛教衛星電視臺,他們都是播出家人的講經帶,整天都是出家人的講經帶。每個禮拜、每個月,都是出家人的講經帶,都是法師,沒有居士。居士只有一個,就是蔡禮旭老師的《弟子規》細講。
  所以我就跟老法師報告,老法師就認識臺灣南部的,佛教衛星電視臺的臺長,創辦人就是心田長老。老法師特地為我寫一封信給心田長老,希望讓我在電視臺講因果。所以我們就買下他的時段,每個禮拜六、禮拜天的下午,兩點半到三點,在臺灣的佛教衛星電視臺,有這麼一個因果故事講座,題目就是「《感應篇》精華」。老法師給我的,賜給我的,電視臺弘法的名相。
  當時我去請示老法師的時候,老法師就跟我開示,說你片頭要放一句話。我說,放什麼?他說,放清朝周安士居士說的,「人人知因果」,天下太平之道;「人人不知因果」,天下大亂之道也。所以我就用老法師這樣的一個智慧開示,我就引用清朝周安士菩薩他這一句開示來做為片頭,發現效果非常地好。
  講到「萬惡淫為首」,我們就用這樣做解釋。以後我們都會隨著經文,我們再把《關聖帝君戒淫經》,再引用出來,然後再配合現代公案。讓各位心服口服,知道這些聖人講的話,是千真萬確的,因緣果報真實不虛,真的是「善惡之報,如影隨形」。
  好,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陰律云。姦人妻者。得絕嗣報。姦人室女者。得子女淫佚報。】
  我們先看字句解說的『陰律』,「陰律」就是陰間的法律,陰間的律法。
  『絕嗣』就是沒有子孫。所以如果你沒有兒子的話,照這裡面講,沒有子孫的話,沒有兒子、沒有女兒的話。當然有些是沒子女緣,不見得說每一個人都因為是『姦人妻者』,不是,有些是沒有子女的緣。但是陰律跟我們講,如果你姦淫別人的妻子的話,是會招感「絕嗣報」,就是會絕子絕孫的。
  『室女』就是未出嫁的女子,我們現在講,俗話講叫處女,未出嫁的女子都叫「室女」。
  『得子女淫佚報』,「淫佚」就是行為放蕩,而不加約束、不加拘束。
  好,我們看這一段經文:
  陰府的法律說,姦淫他人妻子的人,會遭遇到絕嗣的報應。姦淫他人未出嫁的女子的人,會使得自己的子女遭受淫蕩放佚的報應。
  這裡「姦人妻者」,這是邪淫。邪淫的果報也很慘烈,我們這裡就來講一個現代的邪淫公案。有一位陳姓的老翁,今年大概是六、七十歲。他認識了一個已婚的情婦,兩個一起到中部某一個賓館去幽會。結果兩位男女,在做那件事情的時候,正在興奮的時候。結果這個陳姓的老翁,當場突然間全身抽搐,身體往前一倒,陷入昏迷,當場死掉,命歸黃泉。他旁邊的情婦,這位有夫之婦,嚇得手忙腳亂,驚魂失魄。賓館的人員馬上報告警方,緊急把這個陳姓老翁送到醫院急救,結果宣告不治。這位陳姓老翁後來死掉的時候,在醫院的時候,警方就通知他的太太來認屍了。陳姓老翁的太太就問警察說,我先生在哪裡死掉?他說,在賓館。她氣得一氣之下,她講說,大罵說,老不休,跟他結婚這麼久了,還這樣走掉,不理他了。就叫她女兒去確認她父親的身分。
  這位六、七十歲的老翁,他跟他太太結婚三十幾年了。到凌晨兩點,約他這個情婦,有夫之婦,到中部的賓館去幽會,來做這些邪淫的事情。不到十分鐘,全身都抽搐了,這個在一般醫學上講叫什麼?因為他當時情緒的關係,造成血管血壓上升,血壓上升以後便血管充血,這個是屬於腦中風的現象。像這種情形在醫學上講,叫馬上風,這很可怕的,當場死掉,魂就被勾走了。他是血壓飆升,等於是中風的現象,血管破裂。
  所以這個就讓我們想到,記者寫這篇故事的時候說,風流老翁,花下亡魂。花是採花,去採野花嘛,花下亡魂。這在《感應篇彙編》前面的「算盡則死」裡面,宋朝顏丙所寫出來的,「算盡則死」那一段裡面,有這樣的記載,這個老翁馬上風,突然間向前一傾,一倒下去就昏迷了。《感應篇彙編》裡面講,這叫做,「臘月三十日到來,只覺得手忙腳亂」,像落湯的螃蟹一樣。然後隨業受報了,「纔有業,便有報」,「如影隨形」。死掉了,「一箇識神,或墮地獄,或墮餓鬼畜生,展轉輪迴,受無量苦。」
  那這個老翁他勾引有夫之婦,背著他的妻子,在外面幹邪淫的事情。就是在《感應篇彙編》裡面講,「因貪瞋癡,無明煩惱,妄想狂心,觸境遇緣,隨聲逐色,使得七顛八倒,無業不造。」《彙編》講說,這個「便是生死之根」。所以宋朝顏丙說,「誰信身為苦本」,只是為了縱慾而已,他不知道這個「身為苦本」。「盡貪世樂」,貪著這個世間的淫慾之樂。「不知樂是苦因」,馬上風,就向閻羅王報到了。然後才十分鐘而已,他們兩個到中部開賓館,才十分鐘而已,就像《彙編》裡面講,「今日不知來日事,又有上牀別了下牀時。幾多一息不來」,上床的時候還有一口氣在,下床的時候氣沒了,「別了下牀時」。「幾多一息不來」,一氣不來了,「便是千秋永別」。
  然後這位老翁的經驗,這位老翁這樣的一個,風流老翁,花下亡魂的經驗,就是《彙編》裡講的,「眼被色牽歸餓鬼,耳隨聲去入阿鼻。」你看老祖宗智慧講得這麼好,這就是老祖宗的智慧。「眼被色牽歸餓鬼」,看到女色嘛,看到美色嘛,叫「眼被色牽」,就是被女鬼牽走了,「眼被色牽歸餓鬼」。聽到這些鶯鶯燕燕的,女生的聲音,聽到這些淫蕩的聲音,「耳隨聲去入阿鼻」。「耳隨聲去」,隨著這個聲音入阿鼻地獄了。
  《彙編》這裡講得很好,「尚逞風流,懵懂漢猶生顛倒。或有骷髏頭上,簪花簪草;或有臭皮袋畔,帶麝帶香。羅衣罩了膿血囊,錦被遮卻屎尿桶。用盡姦心百計,將謂住世萬年。不知頭痛眼花,閻羅王接人來到;那更鬢斑齒損,無常鬼寄信相尋。箇箇戀色貪財,盡是失人身捷徑。」
  這一段就是講這個老翁,逞一時之風流,叫「懵懂漢」。怎麼樣?為愛生顛倒。拆穿了,這個已婚的婦人,也不過是一個骷髏而已,「骷髏頭上」。你看到是一頂頭髮,叫「簪花簪草」,打扮得很漂亮,「簪花簪草」。「或有臭皮袋畔」,這個身體像一個臭皮囊一樣,灑一些香水下去,「帶麝帶香」。噴一些香水,聞到這個香味,「帶麝帶香」。你看她這個已婚婦人,這個情婦,穿得很漂亮,「羅衣罩了膿血囊」。那個衣服裡面、皮裡面,全部都是膿血,腸子啦、胃啦、肝肺都是膿血。「羅衣罩了膿血囊」,像一袋的血囊,一袋血在裡面一樣。「錦被遮卻屎尿桶」,這個衣服穿得很漂亮,裡面是包了個尿桶、尿袋。尿桶、尿袋就是我們大小便,那不就尿桶、尿袋嗎?這個身體就是尿桶、尿袋嗎?
  然後為了邪淫、為了愛慾,「用盡姦心百計」。兩個都說要住世萬年,都要活一千歲,活一萬歲,「將謂住世萬年」。不知道頭痛眼花,像剛才那個老翁,才十分鐘命喪黃泉,得馬上風,當場中風死掉。這叫什麼?「不知頭痛眼花」。閻羅王來接人了,「閻羅王接人來到」,黑白無常到來接人了,「閻羅王接人來到」。無常大鬼來寄信,把信寄過來了,要來抓人了,「寄信相尋」了。被抓走的個個都是「戀色貪財」,宋顏丙說,「盡是失人身捷徑」,失掉人身了。這老翁也不過六、七十歲而已。
  所以顏丙說,魂被捉走以後,「在日造惡者」,在人間造惡的話,「押入湯塗、火塗、刀塗」。「入寒冰則皮膚凍裂。身碎業風吹再活,命終羅剎喝重生」,到陰間去業風再一吹,祂又活過來了。把祂處罰以後,祂死掉,業風一吹又活過來了,「命終羅剎喝重生」。人間已經經過一百年了,「人間歷盡百春秋,獄內方為一晝夜」,到陰間,到地獄,只有一晝夜而已,人間已經過一百年了。「魂魄雖歸鬼界,身屍猶臥棺中」,魂魄已經抓到陰間去,屍體躺在棺材裡面,「身屍猶臥棺中」。
  最後,「催促付一堆野火」,最後一把火把你燒掉了。「斷送埋萬里荒山」,把你埋在公墓裡面。「昔時耍俏紅顏」,當時多美麗、多漂亮、多恩愛。「翻成灰燼」,到後來變成一個骨灰罈,變成「今日荒涼白骨」,變成一堆白骨,「變作泥堆」,像一堆泥土一樣。「從前恩愛,到此成空」,以前的恩恩愛愛,到這個時候,「到此成空」。「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」,你自己說是個英雄,但現在安在呢?現在何在呢?
  「淚雨灑時空寂寂,悲風動處冷颼颼。夜闌而鬼哭神號,歲久則鴉餐雀啄。荒草畔漫留碑石,綠楊中空掛紙錢。下梢頭難免如斯。」死了以後,萬一屍骨暴露的話,就變成這些烏鴉跟麻雀的晚餐,只留一個墓碑在那裡,綠楊樹上掛的這些,後代子孫來祭拜的這些紙錢。到這個地步,「到這裡怎生不醒」,怎麼不趕快覺醒過來?「翻身跳出迷津」,要覺悟過來跳出迷惑的陷阱。「彈指裂開愛網」,把這個愛網解開了,裂開了。「休向鬼窟裡作活計」,不要到鬼道裡面去作活計。「要知肉團上有真人」,知道我們這個身體上,有一個常住真心的真人。「是男是女總堪修」,不管男的女的都值得修,個個都可以作佛。為什麼不作佛?而到地獄、餓鬼道去,「休向鬼窟裡作活計」,為什麼自甘墮落呢?這一段講到「姦人妻者」,我們提這個公案,還有《感應篇彙編》裡面的一段開示,來做這樣的補充。
 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諺云。勸君莫借風流債。借得快來還得快。家中自有代還人。你要賴時他不賴。】
  這一偈也很好,要背起來。前面那一偈也非常地好,也要背起來。我們看字句解說,這一段比較簡單,就大家都看得懂。『勸君莫借風流債,借得快來還得快。』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它說,古人說,古諺語說,勸告大家不要去借風流債,借得快還得也快,就表示報應非常快速。家中自有人會替你還,你家中的眷屬有人會替你還債。你要耍賴時,你想要耍賴,但她卻不會耍賴,家中自有代還人。
  這一段裡面就是,怎麼樣可以不借風流債?這一篇也是引用印光大師,怎麼樣可以不欠風流債?就要看破色慾。印光大師說,《太上感應篇》裡面,講到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,就這麼一念就造下罪業了,起心尚且不可,何況是造成事實呢?還習以為常呢?所以看到色慾的時候,要怎麼去觀照呢?要怎麼回頭是岸呢?下面有幾段值得我們學習。
  怎麼樣可以不欠風流債?第一個就是要去想看看,古代的人,我們看到很多果報的故事裡面,古代的人面對美女主動獻身的時候,都有拒絕接納以保持德行的。那你為什麼千方百計圖謀女色呢?所以當女色當前的時候,你要想古代有很多人,面對女色在引誘的時候,他都能夠拒絕接納,而且保持清德。
  這我們講過了,以前臺灣的司法院長王寵惠先生,他是個博士,他留學英美德日,英國、美國、德國、日本,是一個學問非常好的法學家。王寵惠博士,在臺灣早期的司法界非常有名。他是美國耶魯大學的法學博士,耶魯大學是美國很好的一個大學。他學問非常淵博,而且心地非常慈悲、仁慈直爽,而且對名利看得很淡。他讓人家津津樂道的,就是他生平不好女色。王寵惠先生他留學日本的時候,有一段嚴拒裸女的事情。
  在清光緒二十七年的時候,在一九O一年,當時有一個革命分子叫秦力山,他是國民黨起兵失敗的一位革命分子,叫秦力山。他失敗以後逃到日本去,被王寵惠,因為王寵惠當時在日本留學,把他收留了,就把秦力山,請他住在樓下,他住樓上。當時王寵惠在日本留學的時候,有僱用一個日本的下女。這個日本的下女對王寵惠先生,他年少英俊,非常地傾心,常常藉機會獻媚,或者說日本話,用語言調戲,但是王寵惠都不為所動。有一天晚上凌晨四點,日本下女就把衣服都脫光了,赤身裸體的進入王寵惠的房間求歡。
  像這種情形虛雲老和尚有一次,在出家的時候,當時天氣很熱,在乘渡輪,渡輪要經過一條河的時候,當時因為這個渡輪裡面坐了很多人。虛雲老和尚當時出家一段期間了。因為很多人乘渡輪,天氣又悶熱,不像現在說有冷氣跟電風扇,整船的人都在睡覺。當時就有一個女的,把衣服全部解開,寬衣解帶,全部解開,她躺在虛雲老和尚的旁邊,要勾引虛雲老和尚。當時虛雲老和尚就正襟危坐,就端坐起來,他在念佛持咒。雙腿一盤,他就開始念佛持咒,來摒除眼前女色的引誘。
  當時寫這篇故事的作者說了,他說,還好虛雲老和尚定功非常地深,可以拒絕這位女色的誘惑,否則他當時已經現出家相了,他已經破戒了。那要不是虛雲老和尚的定功深,他早就失去戒體了。他就講說,阿難尊者當時在的時候,摩登伽女在誘惑他的時候,有佛陀的楞嚴神咒在救他,派文殊師利菩薩去救阿難尊者。他說,在那個渡輪上面,根本沒有一個人可以救虛雲老和尚,稍微有不慎就變成一失足成千古恨了。那就不是現在的虛雲老和尚,的高僧大德了,就毀啦,一代聖人就毀啦。
  所以這個日本的下女,在凌晨四點,赤身裸體的進入王寵惠的房間求歡。王氏見狀,就王寵惠看到這種情形,大為驚駭。這個人是德行真的了不起啊,了不起,了不起,我們真的要給他讚歎。王寵惠也許不是一個學佛的,但是身為一個儒家的知識分子,能夠德行這麼清高,堅持不為所動,這個德行就非常地做到戒律裡面講的,果清律師常常說的,塵點不染,皎白如月,真的可以稱為皎白如月,塵點不染。
  所以當時王寵惠非常驚駭的,驚訝的大聲喊叫不可、不可。我們也看過以前,因果報應故事裡面,有一位秀才要進京考試,也是被女色誘惑,他到守不住的時候講一句話,他說,「不可,不可,不可最難。不可,不可最難,要拒絕誘惑很困難。結果他去考試的時候,他的考卷,本來考官不給他錄取了,結果丟了幾次,幾次都聽到聲音說,不可,不可,不可最難。考官就把那個考卷撿起來,再仔細檢查,奇怪了,每次就把它批不及格,把它丟在旁邊,就偏偏有聽到聲音說,不可,不可最難。就把那個考卷再重新看,後來就給他錄取了。這是他拒絕邪淫、拒絕姦淫,得到功名富貴的果報。
  一般來講,如果犯邪淫的話,都有損功名福報。本來要當很大的官,都會貶下來,說不定被拔掉,甚至會被除掉功名。尤其這一塊,是屬於文昌帝君管的,特別的敏感。所以如果你是知識分子,你讀博士,你要當官,一個原則,絕對不能犯邪淫。你一犯邪淫,本來命中有當大官的命,都變小官,甚至沒有官可以做,而且還官司纏身。我們現在看很多公案都這樣,不管是臺灣,不管是中國,全世界都一樣,很多大官一到榮華富貴的時候,都是怎麼樣?都是敗在這些女色裡面,這美女裡面,財色這兩個。所以當時王寵惠就大聲高呼,不可,不可。下女狂奔而走,這下女就跑掉了。樓下那個秦力山跟幾位留學生,看到王寵惠見色不淫這個定力,十分敬佩。這王寵惠先生就做到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裡面講的,「慎獨知於衾影」。他不動邪念,功名成就,而且官當到司法院長,功名成就。
  所以眾生的毛病,就是在最初一念不易守住,第一念守不住,所以要做到什麼?「克己須從難克處克將去」,最難克服的地方要去把它克服,即使誘惑臨頭,「勿喪良心」,要用慧力觀照,「惟以慧力照之,正念持之」。要曉得虛空的鬼神,森森然在鑑察我。所以天堂福樂,一轉眼可登。地獄的苦輪,「一失足而將入」。要「臨崖勒馬」,就懸崖勒馬,「苦海回頭」,要於萬難自持之時,「存一萬不可犯之想」。就是怎麼樣可以不欠風流債的第一個方法。印光大師跟古人教我們,第一個,在第一念的時候,要保持清醒,要去克服。就是第一念,要學王寵惠先生。這是第一點。
  第二點就是,如果你碰到美色當前的時候,怎麼樣可以不去犯風流債呢?就是古人都有昏夜拒絕私奔而來的美女,那我卻強行逼迫而行姦汙。如果你要去姦淫一個女子的話,你都要去想到說,古時候都有,昏夜就是半夜,拒絕私奔而來的這些美女,那你現在卻是把這個女子強行,用強制的手段,強行的手段,把她姦汙了。這是第二點。
  第三點,我們看到古時候有很多善士,就善良的人,他發現買來這個美妾,是家裡碰到困難的人家的妻子、女兒,他趕緊把這個女子送回去還給人家,而且把這個女子的賣身錢,也做為禮物奉送給她。這是古人很多德行很好的,他有做到這個地步。那你卻是千方百計的去挑逗人家的妻妾。
  第四點,古時候的人,做主人的,他有時候都還會捐錢,幫助他家裡的婢女出嫁,把她嫁出去。現在也有。而我卻仗勢姦汙婢女下人。就像現在很多請了一些外勞,把外勞強姦了,強暴了。而我卻仗勢姦汙婢女下人。這是第四個。
  第五個,古時候的人,有時候出錢替人家贖身,讓妓女轉做良家婦女。這個在古代的故事裡面,也看很多。而我卻什麼?趁人之危,逼良家婦女為娼,或者逼迫良家婦女。這是第五點。
  第六點,古時候的人有捐錢,保全別人的夫妻圓滿而不拆散,而我卻離間別人夫婦之間的感情,而充當第三者。這個也要學習古人這樣的精神。
  第七,古時候有出錢,幫助別人嫁娶的。像曹彬啦,很多都是做到這樣,出錢幫助這些被俘虜的婦女,把她嫁出去。或像竇燕山也是一樣,他那個長工偷了他的錢,把他女兒寫一個紙條,把她賣給竇燕山。竇燕山把那個紙條燒掉,把那個賣身契燒掉,交代他太太把長工的女兒,把她扶養長大,最後把她嫁出去。所以竇燕山後來他得到高壽,他短命變成長壽。他生了五個兒子,五子八孫統統當大官,一門顯貴。他含笑無疾而終。這竇燕山的果報,他積這個陰德。
  第八,要想到這個風流債,片刻的歡愉有限,你享受的只是片刻的歡樂,但是多生多世的罪業,卻是惡報無窮。你要考慮後果,考慮到將來的果報,考慮到來生他世。
  總的來說,就是我們把這些虛妄的水月鏡花當做真實,沉溺於無邊的慾海裡面。其實風流孽債,就是風流債,大可不必欠下。還是我們剛才講的,要多聽經聞法,靠戒律,靠拜佛,靠聽經聞法,靠讀誦經典,要慢慢地把自己這個業障,能夠看得破,才能忍得過。那若是忍不過呢?那還是因為你看不破這個真相。
  剛才我們引用《關聖帝君戒淫經》,還有《感應篇》裡面講的,你要看清這個真相,到頭來還是一場空,畢竟空,無所有,不可得,卻是帶了滿身的罪孽,到三惡道去。所以這裡也講,你莫借風流債,告訴你,如果你一時無法看破色慾本空,你可以把別人的妻子、女兒,當成自己的眷屬看。年紀老的看做自己的母親,年紀大的就是姐姐,年少的就是自己的妹妹或女兒。能夠如此,邪淫惡心就不會生起來了。
  所以我們今天,雖然只有講了短短的三段,但是因為這個「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」很重要,跟我們往生淨土有關,跟輪迴有關,所以我們這個部分會講得非常詳細。我們會引用很多祖師大德的開示,像印光大師跟我們講的,「人從色慾而生。故其習偏濃,一不戒慎。多致由色慾而死。」我們就是因為父精母血嘛,就叫「人從色慾而生」嘛。那因為習氣重,因習偏濃,「一不戒慎」,一不警戒謹慎,多致招感色慾而死。我們下一回就會講到這個事情,色慾的禍害。
 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。若有講得不妥之處,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。阿彌陀佛。阿彌陀佛!


(以上文稿仅供内部学习参考,由于水平有限,有不妥之处,请各位老师大德批评指正。感恩顶礼!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