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www.xfrs.cc

圣贤教育改变命运|感恩感谢|弘扬传统文化|弟子规|身心和谐|家庭和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西小院的癌症患者神奇治愈 怎样改变命运 圣贤教育和谐拯救危机系列,《弘扬中华文化,做有道德的人》 ——身心和谐 家庭和谐 社会和谐 太好了,震撼人心!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广泛传播,功德无量 幸福人生www.xfrs.cc|佛陀圣贤教育网666.80.hk

网易考拉推荐
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05集》第七十九句,【紊亂規模,以敗人功。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】  

2016-12-10 21:17:20|  分类: 因果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05集》第七十九句,【紊亂規模,以敗人功。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】

视频下載

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黄柏霖警官《太上感应篇汇编第158集》第五十二句,【凌孤逼寡】 - 感恩感谢 - 幸福人生圣贤教育网xfrs.cc

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,大家好!今天我們研討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第七十九句,【紊亂規模,以敗人功。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】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六百五十四頁,我們看經文:
  【紊亂規模。以敗人功。損人器物。以窮人用。】
  這句話白話解說的意思是這樣:
  故意去擾亂他人的計畫,這叫『紊亂規模』,擾亂別人所進行的計畫,以敗壞他人的成功,以破壞他人的成功,叫『以敗人功』。『損人器物』,損害他人的器材或是工具,就「器物」,別人生產的工具,別人所使用的工具,就是去把它破壞,損害他人的器物。『以窮人用』,就是造成他人無法使用這個意思。這一句就是我們平常人嫉妒心作祟。所以這一段的經文,主要是針對大家最容易犯的嫉妒心,怕別人成功,怕別人超過我,怕別人贏我,都會做這些破壞的動作。所以這一段很值得我們學。
 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:
  【規模如一切政教律令之類。天下之得失安危。實皆係之。彼小人者。忌人之功。幸其敗壞而紊亂之。不知敗彼之功。實是敗國之事。害既大矣。罪豈小乎。至於一身一家之事。若紊亂而敗之。亦是傷天理壞良心之人。罪無二也。】
  好,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政教律令』,「政教」就是政治與教化,「律令」就是法令。
  『幸其敗壞而紊亂之』,「紊亂」就是擾亂、干擾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所謂規模,像一切政事、教育、法令、命令這一類的事情,這些事情實在是關係到天下之間的得失以及安危。這些事情就有一些小人,『彼小人者』,就是有一些小人,嫉妒他人的成功,希望人家失敗,故意去破壞人家,而使其產生紊亂或者挫敗。他卻不知道破壞別人的成功,實在是等於破壞國家的安定,這種害處是很大的,所犯的罪過怎麼會很小呢?至於對他人一身或是一家的事情,如果擾亂他而使其敗壞,也是傷天理,敗壞良心的人,罪過是沒有兩樣的。
  這一段就是我們很容易去犯的,那這個地方它雖然是指「一切政教律令」,但是事實上在修行的過程裡面,也很容易嫉妒。老法師曾經在講經的時候也開示過,他這一生講經弘法,透過華藏衛視,等於說整個地球都是老和尚的弘法道場。但相對的我們看看老和尚的遭遇,他也是什麼?有家歸不得,他想要落葉歸根,他回他安徽老家都有困難。老和尚有一次拿那個照片給我看,他的弟子,老和尚的學生很用心,老和尚安徽老家的祖墳,還是老和尚的家人,以及很用心的這些弟子們,共同去幫忙。然後老和尚的家人把祖墳修好以後,老和尚也是很低調的回去,祭拜他的祖先。老和尚今天因為某些因素,也不方便回國內來參學或者參訪。以前趙樸初在的時候,老和尚倒是常常回去,他的老朋友也很多。
  那老和尚就講,他以前剛開始講經弘法的時候,在臺北圓山臨濟寺,他就是選擇講經這條路。很多人跟他講,包括法師,早期臺灣的佛教界,講實在話,講經的不多,其實老和尚說,現在也不多。所以很多人就跟老和尚說,講經沒有前途,還是做經懺佛事比較快。老和尚還是堅持他自己的理想,他認為佛陀的一生,就是在從事教育的工作,佛陀的教育就是覺悟的教育。所以老和尚他在這一生的弘法過程裡面,六十幾年的過程裡面,他感觸非常地多,尤其是這個嫉妒障礙。所以老和尚常常自歎,他福報很薄,居無定所,美國、澳洲、新加坡,現在到香港。為了中華傳統文化的教育,他現在也是千里迢迢地到英國威爾斯大學,要辦漢學院的教育,非常地辛苦。
  所以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,就是香港亞洲電視臺,有一個節目叫做「名人本色」,主持人是香港金牌司儀何守信,訪問老法師,訪問的時間是公元二OOO年六月五日。那麼在這一段訪問的過程裡面,老和尚說法無礙。何守信先生非常地讚歎,最後他做結論的時候,講了這一句話真是畫龍點睛。把老和尚的一生,那個時候還是十六年前,老和尚今年已經九十歲了,九十歲,十六年前,等於老和尚當時才幾歲?七十四歲而已,七十四歲,人生七十才開始。
  但是何守信先生訪問以後,他給老和尚下一個註腳,做一個總結。他怎麼說老和尚呢?他說,淨空法師,淨空老法師放得下的是自己。老和尚一直教人家說,要看得破、放得下。章嘉大師跟他一開始見面的時候,跟他講六個字,看得破、放得下,老和尚到今天一做六十年,六個字他做六十年,他堅守不換。把這六個字他徹徹底底地做到,瞭解宇宙人生的真相。所以何守信先生說,淨空老法師放得下的是自己,他一生不管人、不管錢、不管事,他真做到了,放得下。
  然後何守信說,擔得起的是世界。你看老法師的使命感,「為萬世開太平」,「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」。這個願大不大?這個擔子大不大?大。所以何守信先生說,老法師擔得起的是世界。他創辦多元宗教的融合,多元宗教文化的團結,他幫助基督教、幫助回教、幫助印度教、錫克教,這個就是他擔得起的是世界。然後他說,老法師有承擔天下的氣概。你看現在老人家九十歲了,還要辦漢學教育。他說,十年不做,將來會後悔。他說,已經沒有人才了,光有《四庫全書》,光有《群書治要》,沒有辦法,沒有人會講。
  老法師在去年的大概是九月份的時候,在香港的六和園,用完早齋的時候,師父親口跟我講。他說,威爾斯大學漢學教育,是阿彌陀佛派給他的最後一次任務。所以老和尚有承擔天下興亡的氣概。什麼樣的氣概最大?老和尚講,聖賢教育的傳承,文化命脈的傳承跟保存。所以何守信先生說,老和尚有修身治國平天下的理想,確實,其實可以媲美孔子。然後最後他的結論是,老和尚以上這四個他的特點,他從年輕到今天都沒有放棄過,這個結語做得真好。可以講老和尚的一生就是這樣,真的跟佛陀一樣,從事佛陀的教育。
 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,老和尚常提醒我們的,在學佛的路上,在菩薩道上,尤其是講經弘法的,最容易遭受的是什麼?別人的嫉妒。所以這個地方經文裡面有講說,『忌人之功』,我們看六百五十四頁的最後一行,講經也是一種功德,不是說一定是要「政教律令」。所以就有人會嫉妒你的功勞,嫉妒你的功德,「忌人之功」。「幸其敗壞而紊亂之」,最好他到後來,「幸」就是什麼?希望,希望這個人最後會敗壞、會失敗,「而紊亂之」。『不知敗彼之功』,你不知道你這樣去嫉妒他、破壞他。『實是敗國之事』,「敗國之事」是敗壞一個國家喔。
  但是你去障礙一位聖賢,障礙一位講經弘法,弘揚正法的一位弘宗演教的出家人,或者講經的人才,那不是一國,那是障礙眾生的法身慧命,障蔽眾生的人天眼目。這個因果可不是開玩笑的,我們很容易起嫉妒心,真的要考慮到那個後果跟果報。就有人真的障礙,包括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,障礙老法師。老法師一再在講經裡面講,他都能夠原諒,他也都能夠接受,他不起任何的埋怨。所以你敗壞別人的功勞,那只是可能敗壞國家的大事,但是如果破壞、敗壞佛法的話,障礙別人法身慧命的話,這個就不是這裡講的『罪豈小乎』。
  在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裡面,非常地精采。如果喜歡嫉妒別人的話,我勸你好好去看這部經。老和尚開演過,老和尚講過這部經。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完全在講現在人的毛病。甚至你學佛了,你自稱為菩薩,因為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就是有六十位菩薩,他們後來去見佛陀。他們幸好遇到很慈悲的彌勒菩薩,彌勒菩薩帶他們去見釋迦牟尼佛。因為他們產生退轉的現象,產生很多煩惱,當然也造作很多惡業,當然包括嫉妒了。在這部經裡面他有給他歸類。
  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裡面講,老和尚說,這些罪業深重,愚癡的菩薩,他有意無意之間造了很多的惡業。造作惡業的時間雖然不長,你可能是嫉妒講一句話而已,短短的一句話而已,造作惡業的時間可能不長,但是果報實在是太恐怖了。經典裡面講,類似這一些開導,處處可以見到。那為什麼學佛的人,依舊不知道警惕,還毀犯,還犯這個毛病呢?老和尚說,佛在這一部經,就是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裡面有很詳細的開示跟說明,我們要仔細去研讀、去觀察,造作罪業似乎好像不是很嚴重,但是為什麼果報會這麼嚴重呢?
  那一些菩薩聽到佛陀開示以後,他們以前造作那些惡業的時候,都不覺得是什麼。可是聽到佛陀開示以後,他們的反應是什麼呢?經上講說,「舉身毛豎。」老和尚說,用現在的話說是什麼?寒毛直豎,整個汗毛都豎起來了。老和尚說,我們今天有沒有這種情形呢?沒有感覺到,現在的人都麻木不仁了。沒有感覺叫做麻木不仁,這個罪業我們還照幹不誤。你相不相信?尤其現在微信很發達,電子郵件很發達,全世界都一樣,都會發生的。因為現在是末法時期,鬥諍堅固。所以老和尚說,由此可知這六十位菩薩,他們的罪障雖然說重。老和尚說,比起我們現在的人,他們輕得多了。他們聽了佛陀這樣的開示,都有這樣寒毛直豎的感觸,我們聽了沒有感觸,他們有救。老和尚說,我們沒有救。
  所以我看到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,我就是興起了一股好樂之心,很喜歡,看了很喜歡。老和尚說,我們造作這些罪業,結罪,在戒律上講叫結罪。佛說得很清楚,你毀謗一個聖賢,海賢老和尚特別交代,在往生前有特別交代,不要毀謗聖賢。老和尚說,佛陀開示,毀謗聖賢不是對一個人結罪,因為造作罪業的人,由於嫉妒瞋恚,所以才惡意的毀謗,造謠生事,破壞道場,破壞大眾的信心,就是這句話,破壞大眾的信心。佛門常說了,這老法師開示的,佛門常說,殺人生命這個罪輕,你殺人,殺一個人,殺一百個人,乃至於殺一萬人、一千萬人。那個罪業,老和尚說,你還是會去地獄受報,但是基本上是你個人,那都不重。當然害命是不行的,殺人也不行。
  但是老和尚用這個來比喻,殺人生命跟毀人慧命、殺人慧命,兩個來做比較。他說,你如果殺人的話,這個罪是你個人的,這個罪業都不重。但是你斷一個人的法身慧命,那個罪就重了。為什麼?這一個人如果遇到機會,他在今生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。老和尚說,一個人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作佛,他作佛、作菩薩,你要曉得他在虛空法界裡面,他要度多少個眾生,不只千萬。就像六祖大師一樣,你如果是毀謗六祖大師的話,那還得了,他度多少人啊,從唐朝到現在。所以老和尚說,他不只度千萬,他度億萬,還有幽冥眾生,九法界眾生。所以你障礙一個人的法身慧命,比你殺一個人,你仔細的去思惟,你就會體會到這個嚴重性。
  古人常說,「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。」那個法師縱然有過失,我跟你講,你在《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》裡面,有特別,佛陀特別交代,那位法師縱使破戒,連那個鬼子母,地獄裡面那個鬼道的鬼子母,都不忍心傷害那個破戒的出家人。你知道嗎?你去看《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》裡面講得很清楚,何況你現在看到一個毀戒的出家人,你還毀謗他。老法師說,法師縱然有過失,他是凡夫,不是聖人,你不能說他沒有回頭的機會。瑩珂法師破戒都往生極樂世界,他還是念佛念三天,把阿彌陀佛請來了,再念三天往生了,你能說他不能往生極樂世界嗎?
  所以老法師說,他破戒有過失,他是凡夫不是聖人,何況法師的過失,是真的過失?還是他有意示現的?你根本沒有正法眼、沒有智慧眼,你看不出來。我們也不曉得,我們凡夫更看不出來。所以過去中國的天臺祖師,天臺宗的祖師。我那一天去拜訪我們這裡白雲寺的,修苦行的宗興律師,我才知道他是天臺宗第四十六代傳法的法師。他的師父是常定法師。常定法師的師父是四十四代的樂果老和尚,早期到臺灣來的一位老法師。那樂果老法師他得法於誰?諦閑老法師,是天臺宗第四十三代。我看傳法的宗興法師,那個傳法的證書,智者大師是第四代。天臺宗的初祖是誰呢?初祖是龍樹菩薩,八宗的祖師龍樹菩薩。
  老法師說,過去天臺宗的智者大師說得很好,他老人家說過一句話,做法師的人,講經說法的人,能說不能行。欸,聽清楚喔,能說不能行,他還做不到喔,但是他說得出來正法喔,「能說不能行,國之師也」。「國之師也」,好好去體會這句話,這是智者大師說。我們稱他,當時的人稱智者大師是小釋迦。他讀《法華經》的時候入定了,到「藥王品」的時候,他說,出定的時候講說,佛陀的靈山一會儼然未散,他回到過去了。老法師說,有高深的禪定功夫,可以回到過去,可以看到未來。
  所以智者大師說,做法師的人,講經說法的人,「能說不能行,國之師也」。他能說,說了怎麼樣呢?他自己做不到,他煩惱還沒斷,他還沒破根本無明。但是這位法師他教大家斷貪瞋癡,他貪瞋癡反而還沒有斷。老法師說,這個人我們要不要尊敬他?智者大師說,要尊敬他,智者大師稱他叫「國之師也」。他是國師呢?我們一國之人的老師呢?因為他教的是正法,教得沒有錯,不是邪法。所教的我們當中,如果有人能夠肯學決定得利益,所謂青出於藍,而勝於藍。學生的成就往往超過老師之上。只要他說的不是邪法,這個是「國之師也」。
  能說又能行呢?像六祖大師就能說又能行了,「國之寶也」,國寶。國寶少啊,國師多啊,所以都要尊重。不能夠看到他有一點瑕疵,就把他所說的法整個否定掉,這是現在人最容易犯的毛病。不能說他有一點瑕疵,你就把他所有的法全部否定掉,他說的統統不算,你也不想聽,這個是斷眾生的法身慧命,所以才遭受這樣殘酷的果報。你如果障礙眾生的,斷眾生的法身慧命,果報有多重呢?經上說,先墮地獄,從阿鼻地獄、等活地獄到燒熱地獄,以我們人間的時間來算,是一千八百萬年。比唐朝還久啊,唐朝到現在也不過一千五百多年而已。而實際上他在地獄裡面受苦所感受的那才叫做無量劫,這就是我們諺語常說的度日如年。所以他在地獄裡面感受的時間,這個時間不曉得要長多少倍。就像癌症病人一樣,他躺在癌症病房做化療,那一天你可能感覺很短,對癌症病人來說,度日如年。
  老法師說,時間,時這個法不是定法,每一個人感受不一樣。有人感覺一年好像沒幾天,很快就過去了。有一些人在苦難當中,這一年好長好長。佛告訴我們,時不是一個定法,全憑個人的業,這業報。這一些菩薩善根還算深厚,就是來聽佛陀開示的這六十位菩薩,曾經造過罪業的這些菩薩,他們善根還算是深厚。聽了佛陀開示以後,瞭解這個因果的報應,「舉身毛豎」,寒毛直豎。「深生憂悔」,他們就產生很憂愁後悔了,這就是生慚愧之心了。「便自抆淚,前白佛言」,他們就告訴世尊了。「世尊,我今發露悔其過咎」,他們就是向佛陀懺悔,把過去他們所造的罪業,毫無隱瞞的都說出來,這個叫「露」,發露懺悔的「露」就是講,全部講出來。所以在正覺精舍傳戒的時候,如果你要再去做復戒,你曾經有受戒破壞過,你曾經毀犯過這個戒條。那正覺精舍的要求說,你必須要求一位法師,為你來做發露懺悔的一個告白。男眾就找比丘,女眾就找比丘尼,你必須把你所犯的錯,全部講出來,他幫你做證明。這是在正覺精舍,它有這樣的一個要求。所以懺悔最要緊的是什麼?從今之後,再不做同樣的錯誤的事情,真正徹底改過自新,這種懺悔才有用處。老法師說,決定不是做錯事情,在佛面前禱告懺悔,明天照做,做了再懺悔,他說,那一點都沒有用。老和尚說,這罪反而更重,天天騙佛菩薩,在佛菩薩面前打妄語。所以最重要就是後不再造,老和尚稱這個叫做真幹。
  那麼這些菩薩乘人,就是來見佛陀這些六十位菩薩乘人,他們都是弘法利生的。他們有出家菩薩,也有在家菩薩。所以老法師說,不論在家或出家的菩薩,弘揚正法都叫「菩薩乘人」,我們也稱叫大乘菩薩。他們犯的毛病就是「輕慢嫉恚及餘業障」,「輕」就是瞧不起別人。老和尚在《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》裡面特別有提到,比如說你受戒,你受戒受得很好,持戒持得很好。但是你起了一個慢心說,你看你都破戒,瞧不起別人。老和尚說,這樣也不行,這有輕慢的味道,要悲憫心。所以「輕」是瞧不起、輕視他,「慢」就是怠慢他,「嫉」是嫉妒,「恚」是瞋恚。嫉跟恚,它就是難兄難弟,嫉裡面有恚,恚裡面也有嫉。輕慢是表現在外面,內心是嫉妒跟瞋恚,那外表示是輕慢。
  所以有犯這些毛病,特別在這部經裡面有告訴我們,「今於佛前如罪懺悔」,就在佛前發露懺悔。這是講到,這一段裡面講到嫉妒的問題,雖然它講的是國家的政教律令,天下的得失安危。那我們特別在佛門裡面,也很容易犯這個毛病。那障礙的是法身慧命,障礙的是眾生,而且毀壞的是障人天眼目的,毀謗聖賢這個工作,那就很嚴重了。我們希望引以為戒,那我們學這一段就有價值了。
 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寰朔之役。楊業奉命。副潘美進討。既至。賊攻寰州。業曰。賊鋒方銳。未可戰。宜引兵出大石路。先諭雲朔守將。從石碣谷應接。方得萬全。監軍王侁。以畏死責業。業不得已請行。乃囑美於谷口。分步兵強弩為兩翼。約以轉戰至此。夾擊賊必全勝。美乃屯谷口。侁復以賊將遁。欲爭其功。引兵去。業至撫膺大哭。復奮身決戰。手刃數百人而死。非侁沮之。功已成矣。朝廷聞之。罪侁紊亂師律。侁自殺。為業兵臠食。頃刻而盡。】
  那這一段也是嫉妒搶功的一個,造成一個國家整個戰爭的失敗,甚至害了一位名將楊業,自殺身亡。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寰朔』,「寰」是在今天山西省朔縣東邊,古代叫寰州,「朔」,在今天的山西朔縣。
  『楊業』,我們來介紹這位名將,他是宋朝名將,「并州太原人」。出身將門,「有智謀」,他有智略,有智慧有謀略。「善騎射」,他的射擊非常地準,非常地精準。「治軍嚴明」,他帶領部隊非常嚴格,善待士兵,「善待士卒」就是對士兵非常地好。他原來是北漢的將領,「屢立戰功,官至建雄軍節度使」。在太平興國四年,宋朝滅掉北漢,楊業就歸宋,「歸宋」就是投效到宋朝。
  那麼這個地方的這一段經文的故事,我們大概先講一下。在雍熙三年,宋朝分三路出兵要攻打遼國。那麼楊業他為雲應路行營副都部署,他跟都部署,他本身是副都部署,就是楊業是副將,主將是潘美,監軍是王侁。他們出兵雁門關,「連克雲應寰朔」。「雲」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,「應」是今天的山西應縣,「寰」是今天的山西朔縣東邊,還有「朔」,他們連破這四個縣,「雲應寰朔」這四個州。
  但是有東路軍,我們知道曹彬他是不妄殺的,我們看過他的故事,也講過他的故事。曹彬後來因為帶兵不妄殺,後來得長壽,而且子孫非常地興盛。當時曹彬就是帶領東路軍,但是他東路軍在歧溝關潰敗。遼國的軍隊乘勝在西路進攻,這個時候,潘美、楊業等奉命掩護四州的民眾撤退,往南撤退。那麼楊業主張,力主把部隊分散到應州,來誘導遼軍向東邊走,以保護民眾往石碣谷的方向。這個經文裡面有提到『石碣谷』,「石碣谷」在哪裡呢?「石碣谷」在今天山西省的朔縣南方。他想建議說,把部隊引誘遼軍往東走,然後讓民眾安全撤退到石碣谷。同時他建議「設弓弩手」,就是弓箭手千人,在谷口那邊埋伏,那騎兵在中間接應,然後阻遏遼軍南下。
  但是潘美跟王侁卻逼其率軍直趨朔州,本來說他是希望到應州,但是他們潘美跟王侁,逼他部隊開到朔州去。楊業知道說這樣去朔州,一定失敗。但是他出發前,他還是跟他們的主將,他的主將潘美約好說,請潘美在陳家谷口。這裡面有講『美乃屯谷口』,就在陳家谷口,在今天山西省朔縣南陽方口陳家溝這個地方接應。
  但是這個遼國的部將,遼將耶律斜軫見到楊業來攻,他就叫蕭達凜設下埋伏,自己引軍,引部隊假裝撤退,要引誘楊業繼續深入,等到楊業揮軍而進的時候,陷入重圍,苦戰終日。最後退到陳家谷口的時候,發現潘美跟王侁早已經撤退到南方去了。他本來跟潘美講好說,你在陳家谷口跟我配合。結果等到楊業自己部隊撤到陳家谷口的時候,潘美跟王侁已經違約南撤了,害得楊業孤軍再戰,他全部的部隊都戰死了。而且他自己「多處受傷,墜馬被俘」,最後他「絕食而死」。
  接下來,『副潘美』,「副」就是副將、輔佐。「潘美」也是北宋將領,他跟宋朝的開國皇帝趙匡胤交情非常好,他後來受到趙匡胤的重用。但是剛才他在,我們提到他在跟楊業配合,要攻打遼軍的時候,他後來害了楊業陣亡。但是為了這個事情,潘美他被削三任,被降三級。降為什麼?檢校太保。後來有把他再提拔了,擔任同平章事了,但是幾個月以後就死掉了,也是沒有得到善報。
  我們再看看,『進討』就是進攻討伐。
  『賊鋒方銳』就是敵軍氣勢凌厲這個意思,因為當時他們稱遼國叫「賊」嘛。
  『先諭雲朔守將』,「諭」就是指上對下的文告、或是指示。「雲朔」我們剛才已經提過了,「雲」在今天山西大同,「朔」在今天山西朔縣。
  「石碣谷」,在今天山西朔縣南方。
  『監軍』是監督軍隊的官員。
  『王侁』,他是宋朝開封人,就是害得楊業戰死的這位,可以講說嫉妒心很重的一位軍人。但是最後他也不得好死,最後他也是,在經文裡面講,他是最後自殺。然後被楊業的部隊,割他的肉來吃,一下就割光了。那麼當時就是因為楊業他有他的戰略,在《宋史》裡面楊業列傳裡面有提到說,王侁他批評說,批評楊業說,「領數萬精兵而畏懦如此」,意思是說,你怎麼領了數萬的精兵,還這麼怯戰呢?你應該「但趨鴈門北川中,鼓行而往」,你應該往前推進。那麼楊業就說了,「不可,此必敗之勢也」,楊業他有戰法,他說,這樣的話會戰敗。
  王侁就說了,「君侯素號無敵,今見敵逗撓不戰,得非有他志乎?」就是把它嫁禍給他啦,他說,你平常不是號稱無敵將軍嗎?今天你看到敵人卻是「逗撓不戰」,你反而在那邊打圈子不戰,難道你有其他的想法跟其他,意思是說你想投降嗎?這個意思啊,「得非有他志乎」。楊業說了,「業非避死,蓋時有未利,徒令殺傷士卒而功不立。今君責業以不死,當為諸公先。」這是戰將,戰將就有這個氣魄,他很愛護他的部屬。他說,我楊業不是怕死,因為時機因緣不對,對我不利,你這樣去進攻,只是讓我們的士兵損傷慘重,但是不能夠打勝仗。那麼你今天責備我楊業,說我怕死,好,我今天「當為諸公先」,我先出兵。這是『以畏死責業』這個典故。
  「谷口」就是陳家谷口,在今天山西朔縣南陽方口陳家溝。
  『強弩』就是指開硬弓的射手。
  『兩翼』就是兩側。
  「屯」就是駐守,「美乃屯谷口」,「屯」就是駐守。
  『以賊將遁,欲爭其功,引兵去』,就是指王侁,他以為遼軍要撤退,要逃走了,所以他想去搶這個功勞,所以帶兵就攻進去了。
  『業至撫膺大哭』,「撫膺」就是撫摩、捶胸、捶拍胸口,表示惋惜哀歎,叫「撫膺」。
  但是他『奮身決戰,手刃數百人而死』,最後他自己殺了好幾百人,最後他自己也是被俘自殺。在楊業列傳裡面講,他已經被人家砍了數十劍,他的士兵幾乎都戰死了,楊業還「手刃」,自己拿了寶劍殺了數十百人。但是他的馬,他的戰馬,因為受傷不能再前進,所以他就被遼國所擒、所俘虜。然後楊業當時就歎息了,「上遇我厚,期討賊捍邊以報,而反為姦臣所退,致王師敗績,何面目求活耶!」古代這些忠臣守將,他們就有這個節操。他說,皇上朝廷對我這麼好,這麼優厚,希望我討賊,捍衛邊疆來回報,今天反而我是被奸臣所打敗,以致我們「王師」,就是皇上的軍隊,反而嘗到敗績,我有何顏面來求活呢?因此他後來被俘就三天不吃,後來就死掉了。這「楊業」。
  『沮』,『非侁沮之』,「沮」就是敗壞、破壞。
  『師律』,這個地方「師律」,「罪侁紊亂師律」,「師律」是什麼呢?就是軍隊的紀律。在《易經》裡面,《易經·師》篇裡面有講,「象曰:『師出以律,失律,凶也。』」
  『侁自殺』,我們剛才有提到,王侁最後是自殺的。這個地方它有提到啦,它說歷史記載,王侁是病死的。但是這個文章裡面講,是因為王侁害了楊業自殺。最後他的肉被士兵來『臠食』,就是分食,「臠食」就是碎割。
  好,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在宋朝的寰朔,「寰」,在今天山西省朔縣東,「朔」,在今天山西省朔縣。寰朔之役這個戰役裡面,楊業奉命北伐,被任命為潘美的副將,進攻以討伐遼軍賊匪。當他率兵到達現場的時候,賊匪已經攻陷寰州了。楊業說,賊兵來勢洶湧,不可以正面硬戰,應該先將賊兵引兵到大石路。就先告訴雲州、跟朔州一帶的守將,率兵從石碣谷來接應,這個策略才能夠萬全,才能萬無一失。
  可是當時的監軍王侁,責備楊業怕死,楊業在被激不得已的情況之下,請求直接帶兵攻打賊匪。但是他仍然囑咐潘美在谷口,在陳家谷口,他也希望,剛才講說陳家谷口,在谷口這邊駐軍。並且分成步兵跟弓箭手,兩邊來待命。那麼約定,當他轉戰到這個地方的時候,就出兵夾擊賊匪必能獲得全勝。潘美就依計畫駐軍在谷口,王侁以賊匪將要逃遁為理由,他想要爭奪滅賊這個功勞,所以他就帶兵去追擊。
  等楊業轉戰到這個地方的時候,發現大勢已去,乃捶胸大哭。但是他又再披掛上陣,奮不顧身的跟賊匪決一死戰,親手殺死數百人之後,因寡不敵眾,被俘虜了。照剛才這個記載,是被俘虜以後,三日不吃,後來就自殺了。如果這一次的戰役,不是王侁敗壞他的計畫,早已一戰而成功了。朝廷後來知道這件事情後,判王侁紊亂軍紀的罪名,王侁因而自殺。最後被楊業的部屬蜂擁而上,分割烹食他的肉,一下子就沒有了。
  好,我們看第三段:
  【宋藝祖營汴京城。紆曲縱斜。可以互相照應。實有深意焉。及蔡京專政。奏為不適觀美。撤而方之。靖康中。黏罕斡離不。揚鞭城下曰。是易攻。令置砲四隅。隨方而擊之。城既引直。一砲所至。一壁皆不可立。識者恨之。】
  我們看字句解說:
  『宋藝祖』,「藝祖」是有文德之祖。這個地方「宋藝祖」是指宋朝開國帝王的通稱,就趙匡胤啦。那為什麼稱呼他呢?這可能也是當時他們的讚歎啦,說有文德之祖。因為在《書經·舜典》篇裡面有講,「歸,格於藝祖,用特」,「才藝文德,其義相通,故蓺為文也。」後來就是為開國帝王的通稱,叫「藝祖」。那這個地方是指宋太祖趙匡胤,宋代的開國皇帝。
  『營』就是建造製作。
  『汴京』,在五代梁朝、晉朝、漢朝、周以及北宋的都城,都在汴京,都定都在汴京,就今天的河南省開封市。
  再來看『城』,「汴京城」,「城」的意思,「城」就是都邑四周的城垣,一般分為兩重的這個城牆。古代的城牆分成兩重,裡面的叫做「城」,外面的叫做郭,我們說一般叫城郭,城郭。如果你單獨用一個「城」字的時候,它裡面是包括城跟郭,就是內城跟外城。如果城、郭分開用的時候,城、郭對舉的時候,裡面的叫「城」,外面叫郭。這個是我們要瞭解古代城的設計。
  『紆曲』就是迂迴曲折。
  『照應』就是配合。
  『蔡京』,這位我們要來介紹一下,北宋的奸臣蔡京,我們來介紹他一下。忠臣也是很有名,奸臣也是很有名。「蔡京」,他是北宋末年的權奸,就掌握權利的一個奸臣,他是福建人。蔡京他善於奉迎,很會逢迎。他先後擔任四任的宰相,長達十七年之久。他跟宦官童貫、梁師成、李彥,還有權臣王黼、高俅、朱勔等把持朝政,向宋徽宗進豐亨豫大之言,幾乎用盡全國的錢財,也可以講財政,供他揮霍。設應奉局跟造作局,大興花石綱之役。然後建造延福宮,耗費巨萬。設西城括田所,大肆搜括民間的民田,以彌補財政的虧空。而且把鹽法跟茶法,以前賣鹽跟賣茶是國家的專賣,他把鹽法跟茶法改變,鑄當十大錢。民怨沸騰,幣制混亂不堪,給北宋人民帶來極大的災難。所以蔡京是北宋最腐敗昏庸的宰相之一。後來在北宋末年,太學士陳東上書,稱蔡京、童貫、朱勔、李彥、王黼、梁師成為六賊,稱蔡京為六賊之首。在宋欽宗即位後,蔡京被貶嶺南,途中死於潭州,在今天的湖南長沙。這是北宋權奸「蔡京」。
  『靖康』是宋欽宗的年號。
  『黏罕』是完顔宗翰,金朝的名將。
  『斡離不』就是完顏宗望,也是金朝的軍事統帥。
  『令置砲四隅』,「隅」就是四個角落。
  『城既引直』,「引」就是被拉倒,拉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宋太祖在建築汴京城牆的時候,故意把它建成曲折直斜等不規則的形狀,以便可以互相照應,實在是有他更深一層的用意。到了蔡京獨攬朝政大權的時候,向皇上啟奏,說這種城牆既不舒適也不美觀,就把它拆除,建成方形的城壁。在宋欽宗靖康元年,金朝的粘罕跟斡離不兩位大將軍,率兵直攻打到城牆下。說這個太容易攻擊了,命令屬下在城郭的四個角落放置大砲,依方形四邊加以砲擊。城牆既然是直的,砲一擊發,所有的牆壁統統倒塌。知道這件事情的人,都很痛恨蔡京。
  好,我們看下一面這一段:
  【器物如文之紙筆。武之刀杖。耕之犁鋤。工之斧鑿。家則動用器皿。路則傘蓋行具。車有輗軏。舟有篙楫之類。即器物極小。當需用時。所關甚切。若損害之。使臨期無措。可恨孰甚。為此者。何心術乎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動用』就是使用。
  『行具』就是出行的用具。
  『車有輗軏』,「輗」就是大車轅端,與橫木相接處的活銷。在《論語·為政》篇裡面,「大車無輗,小車無軏,其何以行之哉?」所以這個「軏」是古代車轅跟橫木相連接的關鍵。那麼也有說,解釋說「軏」,就是轅端上曲鉤的衡,這是古代馬車的一種器材。
  『篙楫』就是,「篙」就是撐船的竹竿或是木杆,這個叫做「篙」。所以這個「楫」就是船槳,短的叫「楫」,長的曰櫂。
  『孰』就是程度深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所謂器物就是指文人所使用的紙筆,武人所用的刀槍棍杖,農夫所用的犁頭、鋤頭,工人所用的斧頭、鑿子,居家所用的器具,出門走路所要用的傘蓋,車子上面的輗軏,舟船用的篙楫等等這些東西,這是指器物。即便是很小的器物,只要是用得到的話,都是非常重要的。如果將它損壞了,使得要用的時候卻無法使用,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可恨了。去做這種事情的人,心腸實在太壞了。
  再翻過來,我們再看最後一段:
  【淮南徐陳二人。皆渡船為業。陳稍捷。得錢多。徐忌之。每暗損其器物。困其用。一夕密折其楫。至天明恐覺。乃開船而去。至江中。忽墜水呼救。陳急欲往救。楫折。舟不能行。立視其死。】
  我們看字句解說:
  『淮南』是指淮河以南,長江以北的地區,在今天的安徽省中部。
  『捷』,我們看第一行,『陳稍捷』,「捷」就是他划得比較快,就是迅速。
  『困其用』,「困」就是阻礙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淮水的南岸,有姓徐的跟姓陳的兩個人,都以渡船為業。陳某的渡船稍微快了一些,所賺的錢比較多。引起徐某的嫉妒,經常暗中損害陳某的器具,使得他無法使用。有一天晚上,徐某又暗中折斷陳某的船隻楫槳。到了天亮的時候怕被發現,趕緊開著船離去,到了江中忽然掉到水裡喊救命。陳某著急的想前往去救他,結果發現他船的楫槳已經被徐某折斷了,所以無法行駛,於是眼睜睜地看著他沉入水中而死掉了。這個就是非常明顯的現世報應,現做現報,所以感應不可思議。
  好,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的,八十句的經文:
  【見他榮貴。願他流貶。見他富有。願他破散。】
  這一段經文的意思說,看到別人榮華富貴,就希望他流放貶官。看到他富有,就希望他家財破散。我們看經文:
  【凡人榮貴。皆非偶然。皆其昔有善緣。夙植德本。更其祖宗積德。乃能如是。見之者。當起追慕之心。非慕其榮貴。實追慕其前修也。若願他流貶。是不於實處省察。而於虛處生毒。欲人下同於我也。何小人之妬嫉而愚。一至此乎。其實毫無損於他人。徒自造惡業。自益窮賤耳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夙』,早年。
  『德本』,「夙植德本」,道德的根本叫「德本」,古代是以孝為德本。漢朝班固在《典引》裡面這樣說,「體行德本,正性也。」《孝經·開宗明義》章裡面說,「夫孝,德之本也。」唐玄宗注,「人之行,莫大於孝,故為德本。」所以孝悌之道,堯舜之道也。孝悌它就是道德的根本,所以我們說,「孝悌之至,通於神明,光於四海,無所不通。」唐朝王維在「能禪師碑」裡面題,就是惠能大師,「其有不植德本,難入頓門。」
  那麼我們的「德本」是什麼呢?佛家講「德本」就是戒定慧,三無漏學,就是「德本」。所以術語「猶言善根。德者善也,本者根也,諸善萬行之功德,為佛果菩提之本也。」所以《法華經·序品》裡面說,「於諸佛所植眾德本。」《無量壽經》上也有說了,「消除諸漏,植眾德本。」所以「又德中之根本也,依是義而彌陀之名號名為德本。」我們淨土行人來講,這一句阿彌陀佛,能夠念到「淨念相繼」,那就是「德本」,一切道德的本源,就是指我們這個彌陀名號。《無量壽經》上曰:「繫念我國植諸德本。」「《教行信證六本》曰:『德本者如來德號,此德號者一聲稱念,至德成滿,眾禍皆轉。』」這一句佛號它是「至德成滿」,一切災禍都能夠遠離,叫「眾禍皆轉」,都可以轉變所有的災禍,所以能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,「十方三世德號之本,故曰德本也。」
  『追慕』就是追念仰慕。
  『流貶』就是流放貶謫。
  『下』,就是『欲人下』,「下」就是地位低、身分低。
  『一至』,竟到、竟至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凡是能夠過著榮華富貴的生活,都不是偶然得來的,都是在他過去世就積有善緣,夙世種有如此的道德根本,更有他祖宗積德所庇蔭,才能如此的榮華富貴。看到的人理當由衷起一種追隨仰慕的心念。並不是羨慕他人的富貴,而是實在是追念仰慕他過去世所修的善德。如果希望他人受到流放貶謫,這是不在實際的地方下功夫去省察,卻是在暗中虛無之處,生起陰毒的心,希望他人的下場和我一樣不好。為何要心存小人嫉妒的心呢?使自己愚癡到這種地步呢?其實這種作法,並不能夠有些許的損害他人,只是自己造下惡業,讓自己更趨貧窮低賤而已。
  這是老和尚說的,你看到別人成功,看到別人富貴成就,你去嫉妒他、你去破壞他、你去障礙他。你沒有辦法讓他的福報就消失掉,那這樣就違反因果了。你只能讓他的果報延後好幾年,延後出現或是延後成就,但是你沒有辦法去破壞他。明白因果的人就知道這個道理。
  所以這一段裡面最主要是講,不要有嫉妬之心,『何小人之妬嫉而愚。』那我們就來探討這個,剛開始我們也在討論嫉妒心,毀謗聖賢。那這一段我們再來探討,嫉妒心幾乎是人皆有之,那怎麼去消除嫉妒心呢?這對我們修行影響很大。所以我們就來探討,老法師開示怎麼消除嫉妒心。我們如何去把它落實,是消除嫉妒心的方法。我們探討的主題就是,消除嫉妒心的方法,如何消除嫉妒心?
  普賢十大願王裡面,第五條講「隨喜功德」,這是普賢菩薩的第五大願。談到隨喜功德看起來很容易,實在説,一般人都很難做到。我們很難像菩薩這樣去稱讚別人。通常不但不願意隨喜別人的好事,甚至還要加以破壞,或者搬弄是非、造謠生事,看到人家有福也心生嫉妒。佛在經上告訴我們,不願意隨喜別人,就是自己我執太重,錯認這個世間是實有的。這種人他的我見、我執非常地深重,所以看到別人能力比自己好,甚至超過你,心裡就五味雜陳。説話也酸溜溜地啦,他有什麼了不起,他那個我也可以做得到,做起來也沒有什麼啊。比如說別人做法會,你先打聽說,他法會有幾個人啦?多不多?如果人數少就幸災樂禍,就在旁邊幸災樂禍。然後如果法會人多,就開始嫉妒了,說話就酸溜溜了。
  之所以會這樣一個錯誤的認知,就是我執深重。因為我執重,所以這樣的人活得非常辛苦,處處害怕別人勝過你,害怕自己不如人。這一種苦惱我們稱之為嫉妒心,也是瞋心重的煩惱之一。這種嫉妒心,最好的消除方法,就是修普賢菩薩第五大願,隨喜功德。看到人家好、看到人家善,你要處處讚歎別人的好處,隨喜別人的功德,隨喜人家的成就,或是隨喜人家的福報。別人會好,一定他因修得好,他德行夠、他福報夠,他很努力。那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?可能我們因緣不具足,無法滿願。那別人能做得好是他的福報大,他有因緣去圓滿,他能夠成就,那我們就要隨喜,都要讚歎,就如同是自己去完成的一樣。
  這個我感觸很多。今年老法師叫我辦,他的老恩師,也是我們的師公上人,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的論壇,木鐸春風三十載。也是江逸子老師特別跟淨空老法師推薦,希望我來主辦這個活動。在今年二O一六年三月二十九、三十、三十一 ,在臺北科技大學舉辦,圓滿成功。三天的論壇座無虛席,兩千多人,沒有人打瞌睡。這個光盤我們即將要推出,我校對過了,非常地殊勝,非常地法喜充滿。如果對李炳南老師不瞭解的,認識不清的,我建議這個帶子流通出去,希望大家多多地研讀,大家多多地薰修。就會瞭解為什麼李炳南老居士在臺灣,被稱為現代的維摩詰居士?為什麼在他的座下,有一、二十萬人,有二十幾萬人,能夠誕生四位高僧大德?居士,徐醒民老師、江逸子老師;高僧,淨空老法師、果清律師。
  那麼弟子個人,末學在承辦這件工作的時候就發願,我發的願是什麼呢?我願意而且我真心的希望找回師公上人的歷史定位,這就是我發的願。後來獲得三寶加持、師公上人的庇佑,以及老法師的福德,辦得非常地順利。臺中蓮社大力的支持,臺中蓮社的張社長跟歷任的社長,推薦臺中蓮社九位老師,出來講這個課程。他們這幾位大德,臺中蓮社這幾位,跟隨過師公上人修學這些老師、大德、高僧,包括果清律師,包括徐醒民老師、黃泳老師、江逸子老師,他們都有怎麼樣?他們都有隨喜功德的這種雅量。
  所以我們對於別人的成就,不要有酸葡萄的心理。看到人家有,自己沒有,心裡就懷著嫉妒,口裡就開始造謠說是非,造口業。這樣的人念佛很難得念佛三昧,修行想要往生淨土,是沒有辦法做到的。佛在經典上講過,菩薩都會隨喜一切眾生的功德,菩薩絕對不會嫉妒你、障礙你。不但在言語上隨喜,在行為上他也隨喜。所以菩薩自己道業愈來愈增上,惡業愈來愈少,這就是隨喜功德的殊勝。大家看到法身大士,為什麼功德可以互相融攝?為什麼菩薩成就佛道愈來愈快?是因為隨喜功德這四個字。
  隨喜功德,怎麼樣叫隨喜功德呢?你讚歎他,你支持他,別人的功德也可以轉化成你的功德,別人的福報也可以轉化成你的福報,這就是隨喜功德的好處。你的心會愈來愈清淨,你的福報會愈來愈大。所以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嫉妒心,一絲一毫的障礙心,無論是世間法,在佛法裡面都是一樣的。要知道你一念嫉妒、一念障礙,別人的功德你就沒有份,別人的福報也不會到你這裡來。反而是你的業障愈來愈重,你的福報愈來愈薄。所以嫉妒心產生很大的過失跟障礙。
  一個學佛人心量要大,你能夠讚歎別人的好處,歡喜別人的德行。絕對不可以在人前人後,用諷刺的方式,或用暗示的方式去毀謗。這都是損自己的德行,現在的話叫做什麼?缺德啦。所以你能夠隨喜,隨喜別人的好事,隨喜別人的功德,這是修福報最快的方式,這也是修行成就最快的方式。為什麼?可以降伏你的嫉妒心,降伏你的傲慢心,會拓開你的心量,會把你的我執很快速的消除掉。你的執著會愈來愈薄,最後就斷除了你的我執,還有我見。
  有一句話說,量大福大。你心量大能包容的事情就愈多,在生活上就沒有敵人,沒有障礙,真的像《無量壽經》裡面講的。《無量壽經》裡面跟我們講什麼?「遊步十方,無所罣礙。」你到哪裡,人家都歡迎你。為什麼? 因為你心量大。所以「遊步十方,無所罣礙」,無論走到哪兒,人家都跟你結好緣,不會有惡緣。因為你結的是淨緣。什麼叫淨緣呢?清淨無染的歡喜心叫淨緣。以清淨的歡喜心,隨喜別人的修行,隨喜別人的功行,自然結的就是淨緣了。即使是你的仇人,或是你看不順眼的人,你也可以藉這樣去讚歎他。有一天終於可以轉冤仇為親人了,轉冤為親,從前的冤懟都會消除。懂得去欣賞別人的好處,讚歎人家的功德,這樣你的嫉妒心才會消除。
  所以嫉妒心是一種瞋恨心,瞋恨心重,雖然念佛,一樣會下地獄。一般人並不知道自己在瞋恨、自己在嫉妒,所以為什麼我們要聽經教?要讀誦經典?因為你讀誦經典就是像一面鏡子,才曉得自己的過失在哪裡?你沒有聽經教,你就沒有辦法去發覺,去覺察自己的無明,你沒有辦法一一覺察。所以我們一定要來修持這個隨喜功德,來學習普賢菩薩。我們讀《無量壽經》裡面講的「德遵普賢」,就是你要以學習普賢菩薩這種十大願王,來做為你道德的根本。
  好,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唐柳子厚劉夢得之貶。武元衡實主之。元衡死於賊。劉柳猶無恙也。白樂天之貶。王涯實譖之。涯死於閹。樂天猶無恙也。夫當途者。生殺大權在手。視逐臣遷客。等於螻蟻。豈知轉盼間身首莫保。彼螻蟻者。反得坐視而笑我矣。況旁觀者之空願。亦胡為哉。】
  好,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柳子厚』就是柳宗元,這是唐代文學家、哲學家。
  『劉夢得』就是劉禹錫,唐代的文學家以及哲學家。
  『武元衡』是武則天的曾侄孫。
  『白樂天』就是白居易。
  『王涯』,他是唐朝德宗的進士。
  『譖』就是誣陷、讒毀。
  『當途』就是執政、掌權。
  『逐臣』就是被朝廷放逐的官吏。
  『遷客』是遭貶斥放逐的人,叫「遷客」。
  『轉盼』就是轉眼之間,表示時間的短暫。
  『螻蟻』就是像螞蟻一樣,螻蛄跟螞蟻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唐朝的柳宗元跟劉禹錫被貶官流放的事情,幕後實在是由武元衡一手主導的。到後來武元衡被賊所殺,但劉禹錫跟柳宗元兩人仍完好無恙。白居易被貶官,實在是被王涯的讒言所誣毀。後來王涯被宦官所殺,白居易仍然是安然無恙。這些當權派的人,手中握有生殺大權,那些被放逐的臣子和流徙的罪人,在他們眼中看來,有如螞蟻一般的不值得,他哪知道轉眼之間自己反而身首就分家了?那些被他們認為如螞蟻的人,反而坐視當權派也會如此悲慘的下場,因而譏笑這些當權者,更何況那些旁觀者,不可能實現希望他人流貶的願望,又有什麼用呢?
  好,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宋王博文為政平恕。嘗曰。吾生平決罪至流刑。未嘗不陰擇善水土處。屠太宰鏞(滽) 。每註選至烟瘴地。停筆久之。曰。吾嘗經其地。官多以瘴死。必擇宜其風土者。因奏著為令。此真仁人之用心也。願他流貶者。宜一思之。】
  我們看字句解說:
  『王博文』是宋朝人,他是宋朝的官員,官當到同知樞密院事。
  『平恕』就是持平寬恕。
  『決罪』就是判罪。
  『流刑』是古代犯人遣送到邊遠地區服勞役的刑罰,叫「流刑」。
  『太宰』是明清一般稱吏部尚書為「太宰」。
  『屠滽』是明朝浙江人。
  『註選』就是應試獲選,註授官職。
  『烟瘴地』,「烟瘴」就是古代在西南邊疆地區被發配重犯的地方,叫邊瘴,「烟瘴地」。
  『以瘴死』,「瘴」就是瘴氣,在中國南部、西南地區的山林之間的溼熱,蒸發能致病的一種氣。
  『一思』就是深思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宋朝的王博文在當官的時候,處事非常平和寬恕,曾經說,我平時判決罪犯,必須發配邊遠地方的時候,未嘗不暗中為他選擇一處適合生活居住的地方。太宰屠滽每次遴選官員到偏遠有瘴氣的地方,都要停筆考慮很久。他說,我曾經經過這個地方,在當地當官的人大多死於瘴氣,必定為他選擇一處適合風土人情所居住的地方,因此就將這些情況上書給皇帝,做為分發官員的依據法令。這真是仁慈人的用心啦,平時希望他人被流放謫貶的人,看到這個地方,應該好好深思一下。
  好,我們看下面這一段:
  【富有亦由自身植德。祖父積功而致。若忌其富有。願其破散。是為何心。至愚者。亦不應不明如是。且請反思。設我富有。而人願我破散。我心如何。我心若怒。則知人心亦怒。人心亦怒。天心有不怒者乎。於此宜作三種觀。一彼人富有。必自生前利人作福中來。此可師不可妬也。二或苦心勞力。吞饑忍寒。積漸饒裕。雖復往因。實受眾苦。此可憫不可妬也。三或非意而得為富不仁。然聚散無常。水火盜賊。怨家敗子。疾病官訟。皆是耗因。此行自破敗。不必妬也。作是觀者。心自平等矣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富有的人也是由於他本身所種植的善德,以及祖父積陰功,所招感而得來的。如果妒忌他人富有,希望他家破財散,這是什麼居心呢?最愚蠢的人,也不應該不明理到這種地步。暫且回想一下,假設我很富有,然而他人希望我家破財散,我心中的感覺如何?我的心如果很生氣,那他人的心也一樣會生氣,人心都發怒了,天心豈有不發怒的道理?
  對於此事我們應該有三種看法。第一種,他人富有,一定是他在前生,做過利人的事情所產生的福報所得。這樣的情況我們只能效法他,而不可以嫉妒他。第二種,有些人平時勞心勞力,辛苦做事,為了省吃儉用而忍受飢寒,漸漸積蓄才富有起來,雖然他的富有和過去行善有關,其實也是今生今世受諸苦而得來的。這種情況是值得我們憐憫,而不可嫉妒他。第三種,他的富有是無意中得來的,或者是以不仁慈的心、方法得來,然而這些錢財都是五家共有的。哪五家?『聚散無常』,例如水火災害、強盜賊匪、仇家、敗家子、疾病、官司訴訟等等,這些都是消耗財富的原因,這種行為乃自取破敗之道,也不用我們去嫉妒啊,能夠如此去觀察的人自然就心平氣和了。
  好,我們看最後一段:
  【虹縣。周義夫。富而不儉。性恣橫。孫識之嘗戒之。義夫怒曰。汝何知敢預我事。識之由是忌之。且曰。我且伺其敗也。及識之登第。為本路司漕。按部至虹。適有告義夫。撻人於市者。送所司推勘。不意告者偶死。識之即坐義夫以謀殺論死。不數年。識之移漕河北。合門死於寇。無異義夫。嗚呼。在義夫恃財橫暴。固宜遭敗。而識之竟挾仇破其家。故天亦以破其家報之。與人方便。自己方便。誠至論哉。】
 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:
  『虹縣』就是在今天的安徽省泗縣。
  『預』就是干預。
  『伺』就是等著、等待。
  『路』就是宋朝行政區域名。
  『司漕』是主管運河河流的官職。
  『按部』就是巡視部屬。
  『撻』就是用鞭子、棍子打人。
  『所司』就是主管的官吏。
  『推勘』就是審問。
  『坐』就是判罪。
  『合門』就是全家。
  『至論』就是非常精闢的言論。
 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:
  住在虹縣,今天安徽省境內的周義夫,很富有,但是他不節儉,個性放肆而蠻橫無禮。孫識之曾經勸告他。周義夫生氣說,你知道個什麼?還敢干預我的事情。於是孫識之很忌恨他,並且說,好,我就眼睜睜地看著你失敗。等到孫識之中試當官,奉派當本路司漕,剛好他的轄區可以管到虹縣,這真是冤家路窄。剛好有人把周義夫在市上鞭打人的事情告到官府,並且將他送到司法機關審理。沒有想到告發的人突然死掉了,孫識之就以謀殺的罪名,判處周義夫死刑。過不了幾年,孫識之轉到河北省當官,全家都被盜匪殺死,跟周義夫沒有兩樣。哎呀,在周義夫來說,仗著財勢殘暴無理,固然應遭慘敗的命運。而孫識之竟然挾著私仇,去破害他的家庭,所以天理也以破孫識之的家做為報應。給人方便等於給自己方便,這實在是至切的理論。
  好,剩下一點時間,我們就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經文的開示。老法師說,「紊亂規模,以敗人功。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」這一個,第一點,老法師說,這是很缺德的事情,可是我們在不知不覺當中,很容易犯這些毛病。「規模」就是指今天講的制度、規矩,所謂家有家規,國有國法。人是一個群居的動物,大家在一起生活,就一定要有規矩,沒有規矩就亂了。團體愈大,當然這規矩就多,就要嚴格。我們是團體中的一份子,一定要知道自己的身分,破壞規矩,就是現在所謂的特權階級,自己以為自己有特權,可以不遵照規矩來辦事,這個就錯了。團體的興旺、社會的安危,都是在這一些法令規章的保護。
  第二點,老法師說,一個有德行的人,有學問的人,有良心的人,一定非常尊重制度、遵守規矩,決定不敢紊亂,就是我們這裡講的「紊亂規模」。紊亂不但是破壞這個團體,實在是傷天理、壞良心。我們聽了這個話會覺得說,哪有這麼嚴重的呢?仔細思惟想一下,因為你做一個不好的榜樣,你用特權,就是比如說,我們像說,我們在道場裡面,我們要遵守六和敬,那你不遵守這個道場的規矩,就是使用特權,這也可以講說是「紊亂規模」。
  你用特權,別人不能用,於是國家法令規章雖然有,但是不能執行。團體雖然訂有規矩,在寺院裡面有常住公約,如果大家不能夠遵守,這個規矩、規約等於一張廢紙。那這個團體哪有不亂的道理?我們要能想到這個道理,知道這些事實真相。特別是佛門,我們要遵守戒律,遵守規章,就是要尊重佛法,尊重社會。所以他們佛寺裡面,一般都有羯磨,經過羯磨以後大家要共同遵守。羯磨就是開會討論,決議通過以後的這個規定、這個決定,大家要共同遵守,這叫常住規約。尊重一切眾生,理跟事都必須要通達明瞭,決定不敢違越,豈敢破壞呢?這些事,實在講古今中外都有。
  為什麼有些人會破壞,「紊亂規模」,破壞這個團體的紀律呢?他說,這個心理,大部分都是不正常的心理,這種心理從哪裡生出來?它是從傲慢心,從驕慢心中生出來的。驕慢,我比別人強,別人不如我,這個事情我可以做,別人不能做,別人要守規矩,我可以不守規矩,這是從驕慢心中生出來的,這是非常重的煩惱。有智慧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,沒有智慧的人,沒有受過好教養的人,貪瞋癡慢不但伏不住,實在講天天在增長,他也習以為常,不知道改過。縱然天天讀聖賢書,甚至天天有機緣聞佛法,聽到聖人的教誨,但是他已經養成習慣了,所謂「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」,他已經養成習慣了,習性時間太久了,不容易改掉。也因為這個事實,所以古人垂訓要從孩童教起,童蒙養正就是這個道理,要從孩童開始教起,比較好教。
  第三,中國聖人更是了不起,從胎教開始,母親從懷孕就開始教育她的小孩。日常生活當中起心動念要純正,情緒要溫和,舉止要安詳,這個是做母親的本身要做到的,這樣的話會影響到胎兒,所以從胎教開始。現在人不懂這個道理,以為這個好像太過分了,做父母的只顧自己,懷孕的啦,跑去喝酒啦,應酬啦,打麻將啦,跳舞啦,就是胎教她都做得不好,不顧下一代。這是對社會不負責任,對於國家民族不負責任,對一切眾生的福祉不負責任,不負責任就造罪業。
  所以今天這個世界有許許多多的災難,天災人禍,追溯其原因,就是不負責任,造罪業所感得的果報。雖然佛菩薩慈悲,《無量壽經》裡面有講,「先人不善,不識道德。無有語者,殊無怪也。」長輩、前輩沒有教我們,我們怎麼會懂得呢?老和尚說,像他這種年齡,還受了幾年的教育,不多,兩、三年而已。以後就遇到日本人侵略中國,八年抗戰流離失所,從小離開家庭,跟著學校,不錯,學校有老師來教,那時候的老師跟現在老師不一樣,所以對於老師的恩德永遠不忘。
 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。若有講得不妥之處,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。阿彌陀佛!

(以上文稿仅供内部学习参考,由于水平有限,有不妥之处,请各位老师大德批评指正。感恩顶礼!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